2018, Feb 21【北アルプス 乗鞍岳 厳冬期】Mt.乗鞍スノーリゾート ピストン☆日帰り雪山登山♨

圖片
2018年的農曆過年期間,和山友Bryan兄前往日本乗鞍岳和八ヶ岳山域進行雪季登山訓練。
2月19日晚上抵達羽田機場,乘坐高速巴士到新宿,晚上住宿在去年住宿過的旅館“新宿ビジネスホテル”,隔天早上9點出門,到中央東口附近的一蘭拉麵吃早餐,然後前往バスタ新宿(巴士總站),搭乘10點50分的高速巴士前往松本bus terminal。先去便利商店買些行動糧,然後乘坐上高地線電車前往“新島々駅”,然後再轉搭公車前往“乗鞍スキー場前”,晚上住在Ski Resort旅館街的天然溫泉旅館“なごみ湯 白樺”。
隔天早上吃完早餐,早上9點步行到滑雪場的リフト乗り場,乘坐3次リフト抵達かもしかリフト最上部(標高約1,970m的ツアーコース開始点)。夏季時,觀光客可以搭乘巴士直接抵達標高2,702m的畳平(乗鞍 bus terminal),但冬季公路早已被積雪覆蓋,這裡是冬季前往乗鞍岳最便利的登山口。
稍微整理一下登山裝備,早上9點50分啟程出發,稍早查看天氣預報,今天的天氣是多雲午後轉陰的天氣,因此從一開始就不抱持任何期待可以看見美麗的山景。從ツアーコース開始点出發後,雖然沿途足跡都很明顯,但沿路都是鬆雪,沒有買スノーシュー穿,每個步伐都走的相對費力,當下突然有點懊惱,但雖然如此,還是不影響行進的步調。
在沒有スノーシュー的狀態下,持續和鬆雪奮鬥了一個多小時,上午11點30分到達“ツアーコース終点 ”,這裡是分別前往“肩ノ小屋”和“位ヶ原山荘”的岔路口,位ヶ原山荘冬季有營業,如果安排2天1夜的行程,可以在那裡住宿一晚,但住宿必須事前預約。我們取直行繼續朝向肩ノ小屋前進。從岔路口開始,雪地上已經沒有明顯的足跡,天候也隨著時間逐漸變差,視野完全被濃霧所遮蔽,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色,能見度大約只有10公尺,因此不時需要依賴GPS裝置來確認方向。
中午12點50分經過“大雪溪避難小屋”(當下以為這就是肩ノ小屋,後來回家查看地圖才知道並不是),小屋的入口處已經被封死,無法進去小屋取暖,只能站在小屋外吃點糧食補充水份。這時的溫度差不多有零下10幾度,加上風寒效應,手套一拿下來,手指頭瞬間失去知覺,後來發現小拇指有輕微凍傷。在這邊小休息10分鐘左右,繼續靠著GPS往山頂方向前進。
Bryan選了一條捷徑,走沒多久我就覺得奇怪,按常識來判斷,這種深雪和極陡的坡度,直覺就不是正常的登頂路線,後來回家查看…

September, 2012 白姑大山二天一夜~其實沒那麼累,只是路途遙遠

白姑大山」標高3341公尺,台灣百岳排名第44(好像也有人說是第42,不確定),山頂有一顆一等三角點,早年曾台灣的三大林場之一,別名又叫做「白狗大山」。白姑大山群峰是一個獨立的稜脈,地理位置大約在大甲溪以南,北港溪以北,介於雪山山脈與中央山脈之間。所以長久以來白狗大山是屬於雪山山脈或是中央山脈並沒有確定,比較多人說是屬於雪山山脈。白姑大山山勢雄偉壯麗,但山路陡峭岔路多,是不好爬的一座高山,所以就有山友就將它與「羊頭山」、「畢祿山」、「屏風山」並稱為「中橫四辣」,可見其難度!甚至有山友用「遙遠而鹹濕的終極高山」、「最難爬的獨立山頭」等字句來形容這座山。白姑大山不僅岔路多,途中還要跨過許多巨大倒木,鑽過很多沒有展望的箭竹林路段,如果不是要完成百岳或是鍛鍊體力和意志力,一般人應該不會無聊到想要去這座山。


民國45年林文安只帶簡易裝備坐蹦蹦車、索道直達白仙洞招待所,二個小時即創下白姑大山光復後首登記錄。民國60年鐵道廢棄,他們爬了四天才登頂。白姑大山早年的登山路線,其實是從中橫青山上線起登,需爬升2500公尺,且在一天內來回,非常之辛苦。原有的登山口自從九二一地震中橫青山段毀損後一起被廢棄,後來岳界的山友另闢「三錐山路線」,改為由「紅香部落」進入,由於途中有營地可紮營,登山時間放大到2至3天,行程也變得輕鬆許多!現在攀登白姑大山,一般通常會安排三天兩夜,其次是二天兩夜或二天一夜(於司宴池營地紮營),最變態的走法則是一日單攻。白姑大山因為地形複雜加上氣候多變,且沿途箭竹林和岔路不少,是許多山友眼中難以征服的高山,因此不建議一般登山客獨自上山(發生在去年的白姑大山山難--張博崴事件就是因為沒經驗還一個人獨自上山所造成的遺憾)。

白姑大山山難事件:2011/2/27,中山醫一位就讀大四的張姓大學生,在經驗及裝備不足情況下,卻選擇獨攀難度極高的白姑大山,在與女友通過手機,說自己可能迷路後,遂告失蹤。當日下山的山友亦告知,沿路並未碰到張姓大學生上山,推斷應該是還沒上山就迷路了。後經官方與民間動員500人次搜救,仍無下文,歷經50餘天,直到2011/4/20才被民間登山人士黃國書先生,沿北港溪谷垂降下切找到遺體。此事件因家屬擬提國賠及建議限縮登山條件,影響甚巨,引起山界譁然。


歸類名稱別稱說明標準
高度
量測高度基點名稱編號基點類別狀態
1三錐山2577三等三角點63966396三等三角點正常
2白姑東南峰3050無基點無基點正常
3百岳044白姑大山白狗大山
3341一等三角點一等三角點正常

週六凌晨4點由台中出發,此行包括領隊和響導共有19名山友,剛好出動兩輛車。經過霧社時停車下來吃早餐,然後繼續上路。本來應該是要走力行產業道路,不過開到一半看見兩台怪手黨再路中央,原來是前方路面坍方了,之後掉頭至翠峰改走另一條路進入紅香村。有山友在車上開玩笑說:「日本立山黑部有雪牆,台灣的力行產業道路則有土牆,因為路的兩旁都是泥土堆 XD」。

早上8:40左右抵達登山口前的最後農家(詹宅),宅前腹地寬闊可停放多輛車,此地亦曾充當為山難救災指揮所。此處海拔接近2000公尺,與白姑大山(標高3341公尺),高度差約1341公尺,加上中途三錐山與白姑東南峰明顯的高度落差約300多公尺,所以累計需爬升約1700公尺高度差。白姑大山沿途除了司宴池之外,沿途幾乎沒有水源可用,不過司宴池的水並不是人人都敢喝的,因此上山建議辛苦一點攜帶足夠的飲用水,此行我帶了2.5公升的水上山。

註:力行產業道路,可以從霧社通到梨山,但是路面狀況很遭,到處都是坑坑洞洞,還經常因為坍方而中斷,不是四輪傳動的車絕對不要開這條路。這條道路有兩處部落野溪溫泉,就是「瑞岩溫泉」跟「紅香溫泉」。這兩處溫泉經過數次的地震、土石流災難,現在只剩紅香還有免費男女湯屋,而瑞岩溫泉據說早就不見了。

第一天行程:
行車終點 最後農家→登山口告示牌→三錐山(2570m)→森林營地(2740M)→司宴池營地(2887m,露營)
第二天行程:
司宴池營地→白姑大山東南峰(3033m)→吉他營地(2798m)→2960峰→青草池(3192M,吃午餐)→白姑大山頂上(3342m)→白姑大山東南峰(3033m)→司宴池營地(2887m,拔營下山)→森林營地(2740M)→三錐山(2570m)→登山口告示牌


於最後農家整裝後出發,走沒多久來到了登山口,登山口設有一個紅色鐵牌。接下來就要開始重裝直上第一天的露營地點,司晏池營地(標高2887m)了。一開始先是循著林道緩坡而下,約5至10分鐘之後開始爬坡,這一段林道上鋪滿了松葉,踩起來鬆鬆軟軟,感覺非常舒服!




看到這鐵絲網請左轉而上,步行約10至15分鐘左右會看到前方有幾根很長的水管,請跨越到水管的左邊,然後續行直上。(但沿水管前進,要注意上切點,注意路標需左轉兩次,千萬不要繼續跟著水管前進!)


走了約50分鐘,上午10點半左右來到一處空地,停下來稍作休息。



大約休息10分鐘後繼續上山~




隨手拍路旁的野花~


上午12點半左右抵達三錐山(標高2570m),在此停留約一小時休息吃午餐。


三錐山的三等三角點,山頂周圍被竹林包圍沒有展望,只有旁邊一處空地可休息吃東西。由上稜的平台至三錐山路徑大都走在稜線上,路徑雖緩陡交錯但緩上的比例較高。



休息完畢,下午1點半左右繼續上路。從三錐山至司晏池大約要再爬升約300公尺的落差。


上山途中經過一處挺特別的地方,拍一張來當做紀念。


白姑大山的路況不是很好,上下山皆需跨越多處巨大倒木。


下午2點左右天空下起一陣大雨,大家趕緊停下來穿上雨衣。


途中需要鑽過一連串長得比人還要高的芒草和箭竹,因為下大雨所以腳底下已經變成一條小河了,一邊鑽箭竹前進,箭竹上的雨水已也不斷拍打到身上,若沒穿雨衣保證全身都濕透!


經過最後的拉繩爬坡,爬上去之後差不多就到達司宴池營地了。


下午3:10抵達司宴池營地,營地在白姑大山東南峰與白姑大山中峰之間的主稜上,海拔2890公尺,營地腹地寬廣可容納數十頂營帳,但地勢不太平坦也不太避風,草坡其中散佈多個看天池,水量雖多但水質很噁心。因為稍早下了一陣雨所以整個營地都是積水,爬山最肚爛的事就是遇到下大雨了!營地附近有水池可裝水,有下雨的話還好,不過如果很久沒下雨,司宴池的水質,一般人大概不敢領教,因此建議可用濾水器先過濾雜質,再用活性炭去除味道,如此一來情況便可得到改善。


司宴池位於白姑大山東南峰(3035m)與白姑大山中峰(3049m)之間的主稜上,海拔2890公尺。司晏池是民國73年10月,戴曼程先生偕同原住民司晏和史亞山縱走白姑連峰時發現的,那時他們以九天的時間完成白姑大山東稜與南稜的縱走,將林文安先生在民國50年代兩次探勘的途徑合併做一次完整的橫貫縱走。當他們千辛萬苦越過白姑中峰後,來到了淺草如茵的2957m肩狀峰,主稜在肩狀峰西南岔出一小支稜,兩稜合抱的緩坡中有一塊孤立的青草叢,原住民司晏憑其豐富的經驗,判斷其間必有水源,於是深入草叢搜尋,果然在深草叢中發現一個小池,長約3公尺寬約2公尺,水色茶黃略有朽木味,戴老遂將此池稱為「賽考列克亞族司晏池」,淺草如茵的2957m峰則稱為「白姑池山」。


隨手拍一下司宴池營地的野花野草~



從司晏池營地往東邊望去,有一大片山脈陳列在眼前。山脈下沿伸往溪谷(北港溪)的大片開墾地是翠峰地區往下經過慈峰的產業道路,這條路可接上力行產業道路,當然也可通往力行村和紅香村。下圖背景好像是白姑大山東南峰(不確定)。


我們的帳篷是三人共用一頂,我被分配到與一位年紀與我差不多的小哥,還有一位自稱是某某大學教授的男子同用一頂帳篷,帳篷是拆開來三個人分揹的,營柱是小哥揹的,我揹內帳,外帳則在那位教授身上。到了營地大家開始架帳篷,等我跟那位小哥將帳篷支好之後,怎麼等就是等不到那位教授出現,沒多久天空開始下起雨來,帳篷裡面也開始滲水,我們只能用容器將滲進來的水裝起來倒出去,在冷颼颼的環境下等了快一個半小時,這時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心想再等下去不知道要等多久,於是決定下山去找他拿外帳,才下山沒多久就看見壓後的響導出現,響導說那位教授的裝備都在他身上,不過那位教授還落後許多,於是先跟響導走回營地,趕緊拿了外帳架好帳篷,這時滲水的情況才得到改善。


大約十幾分鐘後那位教授也到達營地,因為地形關係加上剛才的下雨浸水,帳篷裡面左右兩側都已經濕的很嚴重還有些微的積水,只有中間的情況是比較好的,那位教授進入帳篷後,也沒問我們另外兩個的想法,自己看了看環境之後就開口說:「不然我睡中間好了」。聽了之後心裡有一點不悅,不過也不想去說什麼,便說隨便睡吧都可以。

下午5點半領隊呼喚在帳篷內的我們出去用餐,我看到那位教授躺著閉上眼睛在休息,好意叫起他去吃晚餐,結果我們飯都快吃完了他還沒出來,領隊好心幫他把飯菜都裝好拿進帳篷給他吃,還吩咐他一定要吃,不然明天不能去攻頂,結果我們吃完飯回帳篷水被休息,我看到那位教授幾乎整碗飯都沒動就直接放在帳篷外面,看了之後也懶得多說什麼了。


吃完晚餐雨勢總算變得比較小了,於是趕緊進帳篷準備休息,因為領隊吩咐凌晨12點就要起床,凌晨1點準時出發輕裝攻頂。因為下雨又鑽箭竹林的關係,衣服已經濕的差不多了,加上帳篷浸水,睡墊也都濕了,怕晚上睡到一半睡袋也濕掉就慘了,於是直接穿著雨衣雨褲鑽進睡袋裡睡覺,雖然半夜沒有很冷,但我睡在帳篷邊邊,雙腳根本無法伸直,只能側身彎曲睡覺,實在是非常難睡,所以夜裡醒來好幾次。


晚上11點多此時睡的正好,卻突然聽見旁邊傳來不斷拍打東西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原然是是睡在旁邊的那位教授已經醒來,卻不顧其他人還睡覺,在那邊自顧自的拍打睡袋上的雨水,之後不知道在幹嘛又跑出帳篷,然後內帳外帳的拉鍊都不拉上,就這樣讓冷風吹進來,這時很想破口大罵,不過想想反正也快到起床的時間了,而且被他這一鬧我也睡不著了,再看一下旁邊那位小哥好像也被吵醒了。


凌晨12點起床吃了粥準時在1點出發,因為昨天下大雨採到一處很深的積水,鞋子襪子裡頭全都濕了,於是今天決定直接穿夾腳拖鞋上山,因為我真的無法忍受整個腳掌泡在濕冷襪子和鞋子裡的那種噁爛感覺,所以寧願穿拖鞋走路,雖然都會濕但至少不會那麼噁心。因為凌晨1點就出發,沿途都是靠著頭燈摸黑前進,因此也無法記憶路況和經過哪些地方,只能靠著以往過來人綁在樹上的布條以及路跡來認路。我印象中會先有一段小爬升,爬升至一處空曠的地方,這邊就是「白姑大山東南峰」(白姑大山東南峰為一寬緩山頭,高3035米,無基點。),從司宴池營地上來到在這裡,請取左手邊的路而下(路口有綁布條指示),然後就是一連串的陡下(約250公尺的落差),直到最低鞍部(2740m),然後會經過「吉他營地」,接著是一連串上坡下坡,途中還有一處小斷崖必須拉繩經過。

白姑大山之所以累人,其實只是路途遙遠,不斷的上上下下又沒風景可看,但只要天氣狀況沒問題,基本上並沒有什麼太過危險的地形。網路上有人用"要哭沒眼屎"來形容回程由最低鞍部上到白姑東南峰的這一段爬坡,我覺得累雖然是累了點,但也真的沒那麼嚴重。途中休息時,我聽見領隊跟那位教授說:「參加團體登山活動大家是互相的,不用講其他的,你想看看,你昨天那樣走,你的室友在雨中等你的外帳等了一個半小時,如果今天換成等的人是你你會怎麼想?你這樣的體力還想跟我們參加縱走,依我看來你還不及格,如果讓你參加,跟你一起走的人不就會被你害死!」(哼哼...深有同感啊!)


上山途中欣賞美麗的山巒景致~



途中經過「2960峰」的稜脊,這裡雖然有一點點危險,不過景色卻相當美。早晨的陽光剛好照射到這裡,看了一下覺得地上夠平坦,一旁岩石的形狀躺下來應該很舒服,因為昨晚不是睡的很好,走到這裡時已經有點睏意,於是便躺下來閉上眼睛稍微補眠,不過躺了一下子有冷風吹來使我醒來,本來以為不小心躺了好幾十分鐘,看了一下手錶發現才過了五分鐘而已,於是起身揹起背包繼續往前走。



接著又走了一段不長不短的路,早晨6點半左右抵達「青草池」,此處海拔3192公尺。


青草池後方的白姑大山,其整片冷杉林所構成的山勢與下面的箭竹構成絕佳的對比。



在「青草池」休息吃午餐,在這裡嗑掉了一顆蘋果,然後喝了一杯領隊泡的檸檬紅茶。


休息約20分鐘之後,早上7點大家結隊出發,準備攻頂白姑大山。從青草池至白姑大山山頂是一段高逾幾十公尺的石瀑區,沿途都是巨大的岩石,不過石頭基本上都很穩定,所以很好走。石瀑區的入口處(即出口處)有許多長滿青苔的石頭。從石瀑區上到白姑大山三角點大約30分鐘,下來約20分鐘。




早上7:35抵達白姑大山山頂,山頂有顆一等三角點。藍天白雲的好天氣讓人覺得很舒服!


白姑大山」山頂的展望極佳,中央山脈上的山岳一覽無遺。山頂除了立有一等三角點外,另有一顆高山俱樂部成立紀念基點,上頭刻有白姑大山四個字。


白姑大山附近有數個連綿的山頭,東邊有白姑池山、白姑大山中峰、白姑大山東峰、塔班山,是比較冷門的路線。東南邊就是現在一般的登山路線,包括白姑大山東南峰、三錐山,一路連綿至「紅香村」。西邊有西峰、西南峰,一路往西延伸至九仙山、八仙山。南邊有白姑南山、八東山、手比倫山,可從「瑞岩村」方向進入。東南南邊則有一連串未定名山脈,連綿在帖比倫溪的南邊。



整個大甲溪就在白姑大山的北面,九二一大地震中橫公路坍塌處就是這裡,後方可看見當年受傷的山脈正在漸漸癒合當中。




白姑大山的山頂大約可容納兩頂雙人帳,也是一處不錯的營地,不過除了想拍日出之外,會特地跑來山頂露營應該是挺奇怪的!ps.白姑大山是我的第17座百岳。
(稍後我們下山回到司宴池等人的時候,後面那位藍色衣服的大哥拿了一些可樂果跟科學麵分我吃,還倒了一整罐熱的黑糖水給我,真是非常感謝!)


白姑大山頂上的一等三角點,基點的另一頭,就是早期從青山上來的老路線,已經廢棄許久不可行,請原路下山折返!





下山前來拍張大合照,拍照時那位自稱是教授的人還沒有上來。等大家的相機都拍完之後,才看到他的身影緩慢出現。後來下到「青草池」休息時聽到領隊說,那位自稱教授的人,之前就曾參加過他們的活動,而他上山時走路很慢這件事他們也知道,領隊說之前就有其他響導跟他報告過那位仁兄的事蹟了!後來又聽較慢下山的山友說,領隊看他的背包裡面全部可以吃的東西就只有一包萬歲牌堅果,領隊怕他體力不夠,在青草池這裡出發攻頂前拿了一個小月餅給那位教授,結果那位仁兄不僅沒吃,還直接把小月餅丟在三角點旁的地上(人家好意拿東西給你吃,不想吃你也意思意思收起來,放在背包裡是會死喔?要嘛就別拿,拿了之後還把東西亂扔在山上,一點登山禮儀都不懂,還爬個屁山啊)。更好笑的是,他老兄慢了我們20分鐘左右才上到山頂,後來聽較晚下來的山友說,他老兄自己在山頂玩倒立,第一次失敗頭還差點去撞到三角點,讓人不知要說什麼才好。



從白姑山頂可望見遠處雪山山脈的好幾座山頭,包括佳陽山、大小劍、雪山與北稜角等。


在白姑大山頂上休息30分鐘左右,早上8:10分從山頂出發下山,回到青草池喝了一點熱茶小休息之後便出發下山。從青草池正要下山時,有其他山友發現那位教授把很多自己的東西都留在青草池沒有帶走,這時聽到有其他山友說:「我看他可能已經走到恍神了」,於是領隊叫其他山友幫忙把那位教授的東西揹下山。

接下來回到登山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且還得重新上演三上三下的戲碼!下山時在要下到「吉他營地」(以狀似吉他而命名)之前,約在海拔2920m處,會看到一棵倒在山徑上長約15公尺的巨大倒木。上山時的路徑是爬上橫躺在眼前的倒木後,沿著樹幹向左走,因為當時的天色是黑的,加上有許多芒草,所以一般人不會去注意到這棵倒木一直延伸到右邊很遠處。而下山時的路徑,這棵倒木則是直接與山徑相連,一直沿著樹幹往前走,除了注意腳底樹幹上的青苔外,一定要注意右手邊的箭竹上面有綁布條,看到布條請離開倒木右切進入竹林,不可沿著倒木一直走下去,因為倒木的盡頭與下方的山徑至少有兩公尺的高度落差。

註:登山者應該要有「前進100公尺看不到登山布條,就應該立即回頭重新找路」的基本認知,並切實落實執行。因為不論是白姑大山或其他的登山路線,超過100公尺沒看見布條,就表示有很大的可能是走錯路了,這時不用心慌,應該馬上退回最後一次看到登山布條的原點,重新找路,千萬不可抱著「自己應該沒走錯,再往前試試看吧」的心態,否則最後會愈走愈遠,耗盡自己的體力。


經過了一連串辛苦的上上下下,下午1點回到「司宴池營地」,先泡了一杯領隊給的蛋花湯喝,沒過多久就開始下起雨來,大家也開始收拾東西準備要下山了。此時領隊說那位教授打電話給他說他迷路了,所以又走回到原點「青草池」,叫領隊用無線電通知最後壓隊的響導回去找他,還說他應該會晚大家2個小時下山。其實他在青草池比很多人都還早下山,我記得從青草池離開走了10分鐘左右有看到他停在路旁讓別人先走,後來我也超過他,之後又過沒多久,領隊跟前面幾位山友停下來稍微休息,於是我也停下來休息,此時壓後的響導也跟上來,可是沒看見那位教授的身影。然後我們又走了大約3分鐘左右,這時響導說他要停下來睡一會兒等那位教授,於是我就先走了,後來我過了「白姑東南峰」沒多久,隱約有聽到後面壓隊的響導在呼喊:「教授」,可是沒聽見有人回應,等我回到司宴池才從領隊那邊得知那位仁兄在山上迷路了!

這時領隊吩咐住北部的山友先下山,剩下我們四個中部的山友連同領隊在司宴池營地,不過後來領隊自己也先下山了,說是要去處理車輛聯絡的事宜(因為這幾天下大雨,道路狀況很差,得請人幫忙拖車。)於是就剩下我跟另外三位中部的山友留在司宴池營地等響導跟那位教授的情況。下午二點,營地這邊開始打雷下大雨,沒有帳篷可躲雨,只能穿雨衣拿雨傘站在大雨中吹冷風等人,也無從得知壓後的響導到底有沒有找到人。我心想這種天氣和時間在山上迷路,如果找不到人的話,後果肯定會很嚴重。等到下午3點半還是沒有消息,這時聽見一位山友說:「我覺得我們繼續在這邊等下去也是於事無補」,看的出來大家都不太想繼續待下去了,摸黑下山倒是無所謂,只是一直空等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這時一位跟領隊比較熟的山友打電話給領隊敘述山上的狀況,但領隊似乎堅持要我們等到下午5點半,如果真的等不到人再先行下山,於是我們四個就在又打雷又下雨的山上等了4個小時左右。最後大家還開始討論起要不要報警或是聯絡山下的搜救人員做好準備等等。所幸下午5點左右,總算看到那位教授跟響導的身影出現,這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下午5點左右,大家一起出發下山,大約走一個小時之後天就黑了,山上也開始起霧,只能靠著大家的頭燈尋找布條慢慢下山,下山途中越往下走,山頭愈寬緩,但沿途的路條數量與稜線段相比卻少的可憐,加上有不少獵徑,只要稍微不注意,很容易就會誤入歧途(打算單攻或獨行的人請慎思)。不停的摸黑前進,晚上9點半左右終於抵達水管路,然後開始踢林道回登山口,這時大家都已經走的又累又肚爛了,就在距離登山口告示牌只剩5分鐘腳程處,那位教授的手機響起,他老兄就站在那邊自顧自的講起自己的電話,講了3分鐘還講不完,根本完全不管我們幾個陪他摸黑一起下山的人的感受(聽他的對話內容也不是在談什麼要緊的事,如果是一個正常有廉恥心的人,一定會跟電話那頭的人說,我等等再打給你),這時領隊從上面走了下來,拿了熱茶葉給我們喝,我們看到領隊下來陪他,於是就不約而同的快速往登山口走去,領隊則在留後面等他。這時一位在南投當警察的山友趁著那位教授不在旁邊,終於用台語把他心裡的不滿幹瞧出來,然後說這款嗯家教授(台語)當教授會有學生上他的課嗎,自己的品格都有問題了還要怎麼教別人?我聽了在心裡狂笑。

回到登山口,司機和車子已經在那邊等我們了,喝了飲料之後便上車離開,到了紅香派出所,大家先下車把背包裡的公裝卸下,這時那位教授也不下車,領隊去跟他說叫他把背包裡的公裝拿出來,他老兄竟然回說:「你們幫我拿就好了」,結果被領隊罵說:「蝦瞇我們幫你拿...力咧爭笑ㄟ喔」(台語),我聽了之後又在心裡狂笑。這位仁兄絕對是我爬山爬到現在為止所見過最白目的人了(無誤)。最後我們回到台中已經是凌晨2點多,在便利商店買了晚餐吃,回到家洗完澡將近凌晨4點才得以上床休息。昨天從凌晨1點出發,直到晚上10點才回到登山口,扣掉休息時間和在營地等人的時間,今天一天之內走了15個小時左右(總行程時間21小時),這應該是我目前的登山經驗中,一天之內走最久的一次。

本文只是個人憑記憶和聽聞對此次山行所做的完整文字記錄,並沒有責怪任何人的意思。最後此行的感想是:白姑大山其實並不是真的累人,讓人肚爛的其實是那鑽不完的箭竹和和芒草、爬不盡的上坡下坡與沿途幾乎沒有風景可看的空虛感,所以往往讓人走路走到想睡覺。不管怎樣,白姑大山的確是一座路途非常遙遠不容易親近的高山啊!ㄎㄎ

白姑大山登山地圖:

(圖中藍色虛線為行車路線,紅色虛線為登山路線)地圖資料來源:上河文化

白姑大山山區示意圖:比例與實距不符,僅供參考用


熱門文章

[轉載]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全文)

2018, June 11~16【泰北♡清萊】Travel to Chiang Rai, Northern Thailand (4th visit to Thailand)

[平成28年11月24~29日]秘湯・絶景の家族旅行🍁🍁 奈良・和歌山2016秋/吉野山・洞川温泉・みたらい渓谷・瀞峡・湯の峰温泉・熊野古道

2013.5.25~26【新阿溪縱走】眠月線鐵道線探勘。順登松山、萬歲山、小笠原山、對高岳

[平成28年9月11~16日]生命の息吹と太古の大自然に魅せられる、世界遺産屋久島2泊3日テント担いで縦走♪(淀川登山口~白谷雲水峡)

[平成26年7月12日~13日]夏雲湧く北アルプスへ!白馬大雪渓から白馬三山テント泊縦走と鑓温泉~お花畑と雲上の温泉が待ってます!(白馬岳、杓子岳、白馬鑓ヶ岳)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