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3的文章

【美國加州 Yosemite National Park】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健行之一.迷人的秋日美景。飽覽山谷與Vernal Falls、Nevada Falls兩大瀑布

圖片
「一生必去」這4個字的最高等級用語,絕對可以用來形容美國加州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因為它在世界上的地位,彷彿就是「大自然的大教堂」。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是美國國家公園內極為閃耀的一顆明珠,地處加州東北部,內華達山脈的西麓,曾是印第安原住民阿瓦尼奇人(Ahwahneechee)的故鄉。公園的範圍橫跨加州中西部圖奧勒米縣(Tuolumne)、馬里波薩縣(Mariposa)和馬德拉縣(Madera)。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於於1984年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每年吸引4百萬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前來觀光。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內,有超過95%的土地被指定為原生地域(wilderness),為了要保護公園的原貌,美國總統林肯於1864年6月30日,將優勝美地谷蝴蝶林(Mariposa)內的美洲衫巨木林,設為美國的第一座州立公園。並且在「國家公園之父」約翰•繆爾(John Muir,1838~1914)這位作家、科學家、保育先知的倡議之下,於1890年成為第二座國家公園。它幾乎是全美甚至全球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
公園內除了有四面絕壁的優勝美地山谷,還有充滿高山美景的圖奧勒米牧場,自然風光令人歎為觀止。而它的美和大遠遠超過一般人所暸解,公園的佔地面積超過1,169平方英哩/284,899 公頃,而其中最多遊客造訪的的優勝美地谷(Yosemite Valley),只佔了整個公園不到1%的面積。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主要有四大景區,呈F型分佈,分別是優勝美地谷(Yosemite Valley)、山頂的冰川點(Gracier Point)、北側的第奧嘉(Tioga Pass)以及南端的瓦沃納(Wawona)景區。這次的優勝美地之旅,只有北側的第奧嘉景區沒有造訪,那裡就留待下次不同季節再去造訪吧!

優勝美地山谷在上一次冰河時期被冰川覆蓋,山谷呈U字型,兩旁峭壁上到處可見由冰川切削過的痕跡,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半圓頂(Half Dome),這顆巨岩是冰河時期所形成的,峰頂海拔2,693公尺,歷時8,700萬年,在地質與歷史上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巨人。只要你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內,走到比較高的地點,幾乎從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據說 North Face 品牌 logo 的…

2013.5.25~26【新阿溪縱走】眠月線鐵道線探勘。順登松山、萬歲山、小笠原山、對高岳

圖片
自從5/10從嘉明湖回來後,平地一直都在下雨,原本5/25~26要帶一團15人去走能高越嶺古道西段(奇萊南峰、南華山),不久前才開放入住的天池山莊我們也申請到了一些床位,原本正高興能去欣賞台灣目前最豪華的山屋,想不到活動前幾天林管處發佈消息,因連日豪雨造成能高越嶺古道的道路又坍方了,無奈只好將此活動延期再辦。

週四查了天氣預報,資料顯示週末兩天中南部的天氣似乎還不錯,於是決定跟中部某職業登山隊來去走「新阿溪縱走」眠月線探勘行程。阿溪縱走是指從阿里山森林遊樂區走到杉林溪的縱走路線,沿途景觀多樣,有鐵路、隧道、森林、神木、溪流、蟲鳴、鳥叫等迷人景色,這條跨越南投、嘉義兩縣,沿途起伏和緩的路線,在60、70年代曾經是非常熱門的健行路線,也是許多4、5年級生共同的回憶;可惜921地震之後,阿溪縱走這條路就不是那麼好走了,只有探勘的隊伍才會嘗試。但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在沈寂了近10年後,由東吳校友登山社另闢「新阿溪縱走」路線,就是從阿里山沿著早期的鐵軌走,高繞「松山」後下至水漾森林,再出杉林溪:新的路線這幾年已經有許多登山隊伍陸續跟進,也讓塵封多年的阿溪縱走路線,正式風華再現!

記得三年多前第一次接觸登山活動,當時走的路線就是從杉林溪上鹿屈山至水漾森林,再由千人洞出豐山,那次的登山行在我心裡留下了深刻難忘的記憶,也讓我喜歡上登山運動。而這次的眠月神木段探勘,正好可以填補上次路線所留下的空白,因為這次若能走完預定路線,也就等於將新阿溪縱走路線剩下的另一半拼圖給湊齊了。所以此行對我而言不僅是探勘行程,更是一趟別有意義的懷舊之旅啊!

這次的探勘行程只有6位團員,週五晚間從台中出發,途中我們順路到斗六某間新開的登山用品店去打招呼,在店裡參觀閒晃時,一位團員靠了過來朝我看了看,並問我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面?」,我朝這位大哥的臉端詳了一會兒,卻無法想起曾經在哪見過,於是他問我過去曾經參加過哪些登山活動,一一列舉之後,答案終於揭曉,原來我們曾在三年前的嘉明湖活動上見過面。只是當時並沒有和這位大哥有太多的交談,因此腦中沒有太深刻的記憶,沒想到竟會在三年後再次碰面而且被認出來,直覺不可思議,這也間接證明登山圈子真的很小。

車行阿里山公路的途中,聽大夥兒閒聊起一些登山趣事,也談論到最近因攀登「洛子峰」而不幸殉山的登山家李小石先生,而我只是在一旁聽著大家的想法,並在腦中產生一些思緒和影像…

文章列表

聯絡我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