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8的文章

2018, Feb 21【北アルプス 乗鞍岳 厳冬期】Mt.乗鞍スノーリゾート ピストン☆日帰り雪山登山♨

圖片
2018年的農曆過年期間,和山友Bryan兄前往日本乗鞍岳和八ヶ岳山域進行雪季登山訓練。
2月19日晚上抵達羽田機場,乘坐高速巴士到新宿,晚上住宿在去年住宿過的旅館“新宿ビジネスホテル”,隔天早上9點出門,到中央東口附近的一蘭拉麵吃早餐,然後前往バスタ新宿(巴士總站),搭乘10點50分的高速巴士前往松本bus terminal。先去便利商店買些行動糧,然後乘坐上高地線電車前往“新島々駅”,然後再轉搭公車前往“乗鞍スキー場前”,晚上住在Ski Resort旅館街的天然溫泉旅館“なごみ湯 白樺”。
隔天早上吃完早餐,早上9點步行到滑雪場的リフト乗り場,乘坐3次リフト抵達かもしかリフト最上部(標高約1,970m的ツアーコース開始点)。夏季時,觀光客可以搭乘巴士直接抵達標高2,702m的畳平(乗鞍 bus terminal),但冬季公路早已被積雪覆蓋,這裡是冬季前往乗鞍岳最便利的登山口。
稍微整理一下登山裝備,早上9點50分啟程出發,稍早查看天氣預報,今天的天氣是多雲午後轉陰的天氣,因此從一開始就不抱持任何期待可以看見美麗的山景。從ツアーコース開始点出發後,雖然沿途足跡都很明顯,但沿路都是鬆雪,沒有買スノーシュー穿,每個步伐都走的相對費力,當下突然有點懊惱,但雖然如此,還是不影響行進的步調。
在沒有スノーシュー的狀態下,持續和鬆雪奮鬥了一個多小時,上午11點30分到達“ツアーコース終点 ”,這裡是分別前往“肩ノ小屋”和“位ヶ原山荘”的岔路口,位ヶ原山荘冬季有營業,如果安排2天1夜的行程,可以在那裡住宿一晚,但住宿必須事前預約。我們取直行繼續朝向肩ノ小屋前進。從岔路口開始,雪地上已經沒有明顯的足跡,天候也隨著時間逐漸變差,視野完全被濃霧所遮蔽,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色,能見度大約只有10公尺,因此不時需要依賴GPS裝置來確認方向。
中午12點50分經過“大雪溪避難小屋”(當下以為這就是肩ノ小屋,後來回家查看地圖才知道並不是),小屋的入口處已經被封死,無法進去小屋取暖,只能站在小屋外吃點糧食補充水份。這時的溫度差不多有零下10幾度,加上風寒效應,手套一拿下來,手指頭瞬間失去知覺,後來發現小拇指有輕微凍傷。在這邊小休息10分鐘左右,繼續靠著GPS往山頂方向前進。
Bryan選了一條捷徑,走沒多久我就覺得奇怪,按常識來判斷,這種深雪和極陡的坡度,直覺就不是正常的登頂路線,後來回家查看…

2018, Feb 22~23【厳冬期の雪山登山】八ヶ岳連峰最高峰の赤岳へ・・今年は雪少ない?(美濃戸口・文三郎尾根)

圖片
三年前還在日本的時候,於生日前夕獨自去攀登八ヶ岳連峰的最高峰“赤岳”,而三年後的同一天,再次和山友Bryan兄,於農曆過年期間前往八ヶ岳山域登山。
昨天爬完乘鞍岳後,住宿在松本車站附近的“ホテル ウェルカム松本”旅館,2月22日早上10點左右出門,搭乘電車前往茅野車站,抵達車站後,遇到一位日本小哥前來搭訕,問我們是不是也要去美濃戸口,說想跟我們一起分攤計程車車資(因為今天非假日,從茅野車站到美濃戸口的路線巴士沒有營運),於是吃完午餐後,我們就跟這位小哥一起搭計程車前往八ヶ岳登山口。
在美濃戸口寫好登山計畫書後,中午12點45分左右啟程出發,只花2個半小時就抵達“赤岳鉱泉”了,晚餐和上次一樣,是豪華的牛排和生菜沙拉,吃完晚餐10點多就寢。
隔天早上6點半起來吃早餐,接近7點半左右才出發。這次原本的計畫是要去攀登赤岳旁邊的“阿弥陀岳”,但因為登山途中,膝蓋突然隱隱作痛,愈走愈覺得情況惡化,於是在文三郎道臨時變更計畫,選擇攀登距稜線比較近的赤岳(雖然登頂赤岳很容易,但因為膝蓋受傷的關係,下山時還是一路跛腳回到登山口)。
這次來赤岳和三年前相比,雖然山區氣溫差不多(大約零下10度左右),山區的積雪量和三年前相比,卻明顯少了很多。但儘管如此,依然不減雪山登山的樂趣,充分享受了山屋的美食,以及久違的雪山登山樂趣。
希望下次冬季有機會能去造訪阿弥陀岳!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