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y 29 ~ June 4【泰國 素叻他尼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Koh Samui, Khao Sok National Park

圖片
My first trip to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is located in South Thailand and I highly recommend it as a destination if you are nature-loving traveller and considering traveling in Thailand.
We had wonderful two night stay at Keree Warin Resort which was a raft house accommodation on the lake. This lake is big, as I think it took around 30 minutes of travel by long tail boat to reach our resort.
We spent our time enjoying the breath-takingly beautiful views, swimming and canoeing around the vicinity of the raft house.It's really a great place to relax and have some quiet time in beautiful surrounding.


















【險峻柔美。黑色奇萊】2011 May 7~8 初夏漫步奇萊北峰

繼去年底的奇萊主峰行後,今年初夏五月我又回到了奇萊山區,這次是來完成上次沒有走到的奇萊北峰。此行的團員有七男二女共九人,加上另外三位中山醫登山社的山友一起走,所以一共是12人。5/7週六凌晨三點多從中部集合搭乘九人座出發,到了埔里時天色已亮,於路旁的便利商店休息吃過早餐後繼續上路,來到松雪樓時大約是早上7點,在此整理裝備準備出發。

這次的行程與上次前來攀登奇萊主峰不同,上次是重裝走到海拔較低的成功山屋,第二天走較長的路輕裝攻頂,而這次則改為第一天重裝直接上稜線山屋附近紮營,第二天輕裝上奇萊北峰,可說是先苦後甘唄~



在台灣只要提到「奇萊山」,幾乎無人不知,不論登不登山,人們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有關奇萊山的傳聞。而一般所謂的「奇萊山」,是泛指奇萊主山北峰、奇萊主山、奇萊南峰及奇萊裡山等,所謂「奇萊連峰」週邊的山區。這片奇萊山區包括中橫以南,能高越嶺保線道以北的中央山脈主脊,就這段中央山脈而言,在地形上,分脈繁多;稜線曲折,予人錯綜複雜的感覺。就地理上,則是大甲溪、濁水溪和立霧溪、木瓜溪等台灣東西部主要河川的分水嶺。

要攀登奇萊山區,必須瞭解其地理特性。由於地形特殊,夏季海風從太平洋溯立霧溪、塔次基里溪谷而上,同時西南季風由西部吹來,這兩股氣流在中央山脈的合歡、奇萊和能高山區交會,鋒面打轉使得整個山區常受陰雨天侯所籠罩。到了冬季北風南下,峰頂積雪特別深厚難行。既使在春秋季節,奇萊稜線晨間仍寒氣逼人,中午時分,在空曠的大草原上,又因陽光直射曝曬令人燥熱難耐,到了下午則雲霧湧起影響視野。因此,攀登奇萊特應注意其四季分明的氣候特性,尤其夏天多颱風,以往發生山難,幾乎都在夏季。


當天的天氣非常好,從松雪樓前方就能看見遠處壯觀的奇萊北峰。奇萊北峰標高3607公尺,一等三角點,是中央山脈第八高峰,山岳界稱之為“一怪”,與五嶽三尖並列,威名遠播,早期的登山者都以登上奇萊北峰為莫大榮耀。奇萊主峰標高3559公尺,三等三角點,一般都由南稜繞行登頂,由主峰頂往北峰眺望可見其稜線綠色草原坡和白色板岩互相穿插,延伸到奇萊北峰。


奇萊北峰,亦可稱奇萊主山北峰,位於台灣花蓮縣,海拔高度3607公尺,隸屬太魯閣國家公園管轄,因北、西、南三面為斷崖,因此在台灣百岳名山之中被選為「十峻」之一,有一等三角點,山行如插天戟挺拔尖銳、陡峭奇特,代表山岳剛烈威猛一面。奇萊山區除了北峰外,尚有奇萊主峰(海拔3560公尺)、卡樓羅斷崖、屏風山稜線、大禹山等形成一系列綿延雄偉的山峰,北銜合歡群峰,南連能高群巒。從合歡山遠望奇萊稜脊,常因背對陽光而顯龐大、漆黑,山嶽氣勢懾人;再者,奇萊山素以險峻著名,氣候錯綜複雜,雲霧變幻莫測,是台灣發生最多山難的山區,所以有「黑色奇萊」的稱號。

沿著道路走下至「滑雪山莊」旁的奇萊登山口,大夥兒在此在此整理裝備準備出發。

等待團員整理完裝備~這次有好幾位團員都是第一次爬百岳的經驗。

奇萊登山口的照片雖然上次來走奇萊主峰時已經拍過了,但這次還是要不免俗地再來拍張到此一遊。

奇萊山登山口

在登山口前休息準備出發!

早上7點36分,大家都整理完裝備,在此拍張合照準備上路!奇萊山跟其他山的小小不同之處在於過了登山口之後便開始往下走,進入森林後又是緩上,而出了森林後又開始緩下。

我以興奮和敬畏的心抬頭看著遠處的奇萊北峰。進入奇萊登山口的這一段,岳界喜歡稱它叫做「小奇萊」

一開始的路是一段緩下坡,接著是一點點緩上坡

早上8點37分,來到了一處空地稍作休息


休息之後繼續上路,途中經過小奇萊。

後方的團員們~

前方的背影是這次的活動總召阿池

早上8點50分來到1.4K

阿池走在最前面,我跟在後面繼續走

後方的團員還停在1.4K欣賞風景~

小奇萊位在1.4K附近,海拔約3100公尺

於小奇萊附近眺望遠處的黑色奇萊北峰,很慶幸這次來的天氣比上次還要好。

上午8點58分來到1.6K

小奇萊山區附近的路旁和山壁上可以看見許多高山杜鵑,過了小奇萊,接著就是從海拔3150M下降到2750M的黑水塘山屋了,一路都是緩下坡很好走。

每年4~5月攀登奇萊主北峰可以欣賞到不同種類的高山杜鵑,如森氏杜鵑、玉山杜鵑、紅毛杜鵑等。花季時遍佈山谷,形成一片紅白交錯花海,為奇萊山區一大特色~

早上9點10分來到2.0K


路旁的不知名植物~

早上9點16分來到2.2K

上午10點10分抵達黑水塘山屋,一樣在此拍張到此一遊!同樣在此休息的別團中年山友分了一些黑糖麻糬給我們吃。黑水塘山屋位於距離登山口3.8K處左右,是此行路線中的最低點。在此簡單補充一下體力之後便繼續上路!山屋旁有個黑水塘,故稱為黑水塘山屋。本來已經有點破舊了,但最近似乎內外都有修建過,不過近來很少被山友利用。

民國65年,陸官學生在奇萊山區發生山難,因為天氣的變化太快,氣溫急速下降,六名學生急著趕下山,走到這兒再走不動了,其中一名體力較好的學生,肩負著另五名夥伴最後的希望往松雪樓衝,人到了松雪樓,也把同伴的情形轉知外界了,但說完了,人也倒了,再沒起來;外面的人也急急的趕向小山屋,也趕到了,但五條青春生命卻早消逝在山屋裡。

路旁發現的可愛小花~不知道名字!


上午10點48分,樹林中續行上坡路。樹林裡樹根頑強地抓住地面

上午11點10分,行走於一大片樹林中~

隨手拍拍大樹與藍天的景致~

上午11點11分來到4.3K,距離成功山屋剩下0.3K的距離,由於我是跟在活動總召阿池的後面走,速度是由他決定,因為還要顧慮到後方的團員,所以基本上沿路都是漫漫走~

上午11點42分,看到路標了,成功山屋就在前方。過了1.2K的林中小徑接上了乾溪溝,沿著乾溪溝走便可抵達成功山屋。


成功山屋下方的廁所

上午11點45分抵達成功山屋,此處海拔約2800公尺。大夥兒在此稍作休息吃東西和取水。我們抵達時山屋內外都沒有人,正在休息時才遇到兩三位山友陸續前來。成功山屋是在原有的成功二號堡和三號堡的遺址上重建的,內採兩層式設計,可容40人,還有廚房設備,只是沒有電力,山屋前就可找到清澈的水源。(成功山屋是由民間捐助興建的山屋,在民國89年 8月,「碧利斯颱風」侵台時,長庚醫院醫師陳怡傑也在奇萊段登山,在山上受困十一天,最後克服困難歸來,他的父親陳瑛洲為了感謝各界的協助救難,於是捐款建了這座山屋。)

沿著成功山屋旁的乾溪溝往上走,向右進入森林後又是一連串的陡上,然後就能看到成功一號堡了。


路旁的植物隨手拍~


藍天白雲~天氣相當好!

於成功山屋短暫休息後續行,下午1點45分來到距離稜線山屋1.3K處

下方那是「成功一號堡」,這座成功一號堡好像是為了悼念三十多年前這此斷魂的清大學生。這座成功堡比黑水塘山屋更少被山友利用,因為....(有爬山的都知道吧!)

山上的風景隨便拍~

從樹林中眺望遠處的山景~

藍天、白雲與美麗的高山

下午1點55分,來到一處空地休息時遇到幾位巡山員

找到一處取景不錯的位置坐下來休息片刻

同行團員幫我拍的休息時照片


短暫停留後繼續上路,下午2點44分來到一處拉繩的碎石路段~幫阿池拍張到此一遊 :P

下方的團員正陸續走上來~

此行的同行團員穗,第一次爬百岳就選擇來奇萊北峰,體力和勇氣實在另人佩服!

下方的團員正慢慢上來~

拉繩上坡之後,來到一處空曠地稍作息。

休息時隨手拍拍遠處的山景


休息時隨手拍拍高山的景色~高山上的雲層變換莫測,每一秒都呈現不同的景致。

下午2點48分,抵達奇萊主山與北峰稜線岔路口,此處海拔約3350公尺,取左而上1.5K可接稜線上奇萊北峰,不用繞到稜線山屋,取右則是往稜線山屋的路徑,同樣可上奇萊北峰。因為今天的行程是只到稜線山屋附近紮營,明天才攻頂,因此走右邊的路。

下方的團員陸續上來岔路口~

團員幫我拍的到此一遊~

走著走著又在路旁發現不知名的奇特植物~

從下方漫漫走上來,這高度落差之大,令人嘖嘖稱奇!

下午2點53分,距離稜線山屋剩下1.0K

路上的植物隨便拍~

路上的植物隨便拍~

路上的植物隨便拍~


下午3點左右,來到一段拉繩陡上坡路段。

下午3點24分,拉繩陡上~

下方正在休息的團員

下午3點36分,繼續於碎石崩壁間爬坡而上~

續行上坡~小心通過「獅頭鼻樑山徑」

戒慎恐懼通過崩塌地,看表情就知道有多累人了唄!

經過一段辛苦的陡上之後接著又是拉繩陡下~這種路必須小心步行,不然會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我跟嚮導文孝不慢慢拉繩下去而是直接走右方的碎石捷徑下去~

拉繩陡下坡~

續行~

續行~



經過了一連串辛苦的陡上又陡下之後,下午4點16分來到一處空地,大夥兒都累到躺下來了~

下午4點28分來到最後的陡上路段,上去之後就差不多抵達稜線山屋啦~

因為不想錯過稜線上的日落的景色,所以不由自主地腳步便加快了些~若這麼辛苦來到這邊卻沒有見到日落,將會是非常遺憾的事呀!

爬上最後一段陡上坡後就能看見稜線山屋出現在眼前了,周圍也可以看到已經有不少的山友在此紮營。

前方最高的山頭就是奇萊主峰啦!因後方的團員都還沒到達,因此文孝先去找可紮營的營地。

這裡距離奇萊主峰只有3.0K的路程~

在這條路徑前方的右側山坡下又一處不易發現的小水池,沒有帶水的山友可以在此取水。

於稜線上眺望奇萊主峰~

左下方就是稜線山屋了,奇萊稜線山屋是攀登奇萊主北最重要的避難山屋,臨近步道主線的下方處,有兩座鐵皮屋及一間廁所,山屋可容納約15人左右;水源位於山屋東邊下方,來回須30分鐘。由此至主峰尚有3.5k,來回大約需要五個小時。

隨手拍拍藍天和白雲

此時已是下午5點過後,在此等待日落以及其他團員到達



後方的團員已慢慢陸續出現

後方的團員已慢慢陸續出現

由於在此閒著沒事,於是隨便多拍幾張美麗的山景照~



等待日落時刻來臨


下午5點57分,夕陽漸漸西下,天空的顏色也逐漸產生微妙的變化

若沒認錯的話,遠處似乎隱約可見守城大山

等待團員全部到達後,各自開始搭帳篷,三個人用一頂,還算睡的舒服!

遠處出現了一小片雲海

雖然不敵冬日早晨的玉山雲海,但能欣賞到這些漂亮的高山景色,也算滿足了!

下午6點14分,帳篷搭好了之後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此時天色依然明亮。

夕陽逐漸西下,這景色讓我回憶起2009年登玉山時,在排雲山莊欣賞到的美麗日落


夕陽之下的美麗的景色,如過往雲煙,一瞬即逝,每次總是令人不自由主地回想起晚唐詩人李商隱的詩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我們在奇萊主、北峰之間稜線上的平坦草地上紮營。此處海拔約3300公尺

就用等待晚餐準備好的時間,來多拍幾張奇萊山區的日落美景唄!







來拍張到此一遊

此行同行的團員~穗


隨著夕陽西下,美好的一天轉眼間又要過去了~

欣賞完日落回到營地,阿池、文孝、冠宏以及領隊正在準備料理大夥的晚餐。

當天的晚餐是米飯,還有一些小菜和玉米湯

下午6點46分,微笑的月亮已高掛天空~

微笑的月亮像是在為我們祝福明日順利攻頂。

晚上將近7點左右,晚餐已準備好,供大夥開始享用。由於山上溫度的關係,讓飯菜一下子就涼掉了,導致我不是很有食慾。但是想想能夠遠離塵囂;在高山和雲海的圍繞以及月光的陪伴下享用大家辛苦準備的晚餐,此情此景人生能有幾回,因此告訴自己別想太多,只管享受著當下的這一刻就夠了 :)

用完餐大約晚上7點30左右,稍微整理完明天要攻頂的小背包後,便躲入帳篷休息了!半夜被吵雜聲吵到醒來了一次,但不久又安然入睡,直到半夜三點半左右被叫醒準備吃早餐,早餐只吃一杯自己帶來的泡麵,和照以往習慣喝了一點可樂預防頭痛。比起冬天上山,外面並不冷,天上可見幾顆星星~聽說昨夜12點多還有水鹿來造訪我們的營地~沒有看到真是可惜啊!

吃過早餐整理完之後,早上4點30左右啟程出發攻頂,隨著天色漸亮,前方的奇萊北峰也露出了「黑色奇萊」的猙獰面貌佇立在我的眼前。昨天它還只是遠方的一座山頭,現在它遺世傲立般出現在我眼前。

遠處的一座座山頭也隨著朝霞慢慢露出頭來~但是太陽還躲在北峰的身後。

早上5點02分天色已亮,我知道前方最高處的那座山頭就是嚮往以久的奇萊北峰了,我懷著敬仰和謙卑的心走向他。從稜線山屋到奇萊北峰約1.5K的路程,爬升約300公尺,走著走著後方的隊伍越拉越長,只有我跟領隊走在前頭,於是領隊吩咐我可以先走,他要等後面的人。我知道只要沿著繩索一直走就能到達山頂,於是便獨自上路,享受一個人獨攀的樂趣。最後的攻頂路段全都是陡峭的岩壁,必須手腳並用攀爬在高峻險峭的山壁上,不問自己還有多遠,不問自己還要多久,只知道走穩當下跨出的每一步,山頂就在那裡,走到最後就對了!

最後的攻頂段幾乎是在75度左右的岩石直立而上,若一不小心可能就回老家了!由於中途幾乎沒多做休息,一路不斷的拉繩上攀,不知不覺就看到奇萊北峰的牌子了。(網路上有人說這段攻頂的路比玉山小風口那段路艱難上10倍,我不知道有沒有那麼誇張,因為上次冬季去爬玉山打算穿拖鞋攻頂,最後300公尺因為半路積雪領隊決定要大家下撤,原本來想自己上去但被領隊勸止了。)

攻頂時首先看了一下時間是早上5點39分,從早上4點半左右開始走,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左右。到達山頂時只有我一個人在那裡而已,於是就愜意的在奇萊北峰享受著一個人的早晨美景,不久之後領隊也隨著上來。

「奇萊北峰」標高3607公尺,百岳排名第15,山頂有一等三角點,隸屬於花蓮縣秀林鄉,名列台灣高山「十峻」之一。由山名看來,奇萊北峰似乎為奇萊主山的副峰,但事實上,不論就標高或山容而言,奇萊北峰均勝主山一籌。奇萊北峰為奇萊連稜上的最高峰,也是中央山脈中排名第八的高峰。奇萊北峰山系,均由硬砂岩所構成,山容突兀,山勢峻峭,素有「高山一怪」之稱。其北、西、南三面為斷崖岩壁,陡峭直立,東面為緩坡,坡上有一副峰,亦是東面緩坡,西側絕頂,峭壁危岩,直下塔次基里溪谷,南北呈斷稜地勢,硬砂岩層的崖壁,層次分明。奇萊北峰,雄奇壯麗,沒入雲間,其獨霸一方氣勢,深具吸引力。

三角點旁附近設有一個王興平山難紀念碑,這是告訴每一位登山者,不管你的經驗多豐富、技術多成熟,都應該以謙卑和尊敬的心去面對未知的大自然,畢竟爬山不只是身體層面,更是心靈層面的養成;培養正確的登山觀念和心態是很重要滴~

奇萊北峰,是我的第13座百岳!當然攻頂後一定要拍張照紀念一下的,不然就白來了。拍照當然是登頂的目的,但絕對不是只為了到此一遊的証明而己,而是為了告訴將來的自己:你曾經走過奇萊北峰。(想不到遠傳在山頂竟然還有訊號,於是打開手機連上Facebook打卡:我去過奇萊北峰)

由於其他人都還沒上來,於是俺就在山頂上隨意走走,喝完可樂,一邊啃著特地帶上來的蘋果,一邊沿著北峰旁的箭竹林漫步,欣賞著初夏早晨的高山雲海和山巒景致。

攻頂時山頂天氣非常好,只是雲層厚了一點,擋住了一些視線。往北眺望可見北二段群山,往南眺望則可看到奇萊連峰、玉山群峰以及秀馬稜線等。由於俺的經驗值還不夠,所以無法一一認出遠處的一座座山頭到底是哪些山。

台灣百岳有十峻:

峻指山形險峻,岩壁孤挺,坡度極陡,斷崖一瀉千里,目標名顯。

玉山東峰:位於玉山主峰東側,形如僧帽。
玉山南峰:位於玉山主峰南側,形如遊龍。
馬博拉斯山:位於秀姑巒山北側,氣勢磅礡,不遜於其旁的秀姑巒山及玉山。
關山:位於南部橫貫公路南側,有南臺首岳之稱,山勢雄偉,南北觀之如金字塔聳立。
奇萊主山北峰:位於合歡山東側,山形奇特,俯瞰東側平原。
大劍山:雪山主峰西南側,氣勢雄渾,頭角崢嶸。
品田山:武陵四秀最高峰,大漢溪發源於此,與大霸尖山並峙。
無明山:北二段名山,南側的無明斷崖、北側的鬼門關斷崖,使攀登此峰更形困難。
能高南峰:在箭竹草坡中拔地而起,雄霸一方。
新康山:位於三叉山東稜,山形尖銳,有東臺一霸之稱,自六十石山望之,鷹喙般的山峰直欲衝入雲宵。

在北峰山頂欣賞早晨的雲海~

站在北峰山頂往南眺望可見奇萊主山,往東則是著名的奇萊東稜線,經過磐石山後,一路可從太魯閣岳王亭出,是必須連續走七天的行程。往西北望去,是下奇萊北稜到屏風山南峰,是具有極大危險性的稜線行程。

登上了奇萊北峰,視野變得不一樣了,山底下的所有煩惱也不存在這裡(雖然知道下山後還是得繼續面對現實ˊˋ),當下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感動,以及心中興奮無比的吶喊。

奇萊北峰山頂的一等三角點

我在奇萊北峰山頂等待日出~可惜因為雲層太厚最後沒能看到!


從奇萊北峰山頂可以清楚眺望遠處的合歡山系以及台14甲線公路(昆陽至武嶺的「天堂路」)

雲海~

在等待其他團員上來時,領隊已經躺在地上睡著了!


北峰山頂的後方是一片箭竹草原,有路徑可走。

在奇萊北峰山頂欣賞壯觀的雲海景色~

在奇萊北峰山頂欣賞壯觀的雲海景色~

雲海

雲海

雲海

山頂後方的箭竹草原~

這片碎石的下方就是剛才拉繩上來的陡峭垂直山壁~

早上6點10分,第三個團員上來了!

這山壁真是壯觀呀!

沒多久後方的團員們也陸續出現~



遠眺對面的奇萊主峰~



在山頂休息,從5點40抵達山頂到現在,大約已經停留一個小時了!

與幾位同行團員在山頂的小合照~

大夥在山頂短暫休息吃東西,沒多久後又上來了幾位年紀較大的山友~

拍完團體合照後,於早上7點10分左右整裝下山,然後又是一段好玩的連續陡下!在山頂,有人問我:奇萊主峰跟奇萊北峰哪個比較難爬?這個我還真的忘了,不過就像有人曾經說過的:最難爬的山應該就是當下你正在爬的那座山唄~

早上7點32分已經從北峰的山頂陡下到北峰的山腳下,但大部分團員都還沒下來,在下面等了許久,於是領隊又再次吩咐我可以先走,俺便獨自漫步朝著稜線山屋紮營的方向走回去。


從北峰的山腳下回望奇萊北峰的山頭~



早上8點左右首先回到營地,躺進帳篷休息了一會兒,然後吃了一碗泡麵,直到8點30幾分,其他團員才陸續抵達,於是準備收拾睡袋帳篷啟程下山。

於稜線上的營地再次眺望後方的奇萊主峰。等待其他團員整理裝備時,撐著傘躺在草地上休息了一會兒,有溫暖的陽光照射下,睡起來非常舒服!

早上10點半左右啟程出發下山~下山並沒有比較輕鬆,因為又是一連串的上坡、下坡....

下山途中隨便拍~

下山途中隨便拍~

下山時走著走著又在路旁又發現不知名的奇特的植物~

下山途中~下切山谷

下切山谷

隨手拍的高山植物~

下山途中~續行

隨手拍的高山植物~

走著走著忽然看見好熟悉的蕨類植物~之前去水社大山也有看過!

隨手拍的高山植物~

隨手拍的高山植物~

由於我後面還有團員,心想不趕時間所以愜意的用自己的步調慢慢走,走著走著忽然望見遠處的雲層散開,奇萊北峰又再次顯現在我的眼前,趕緊拿出相機捕捉這一刻!

蔚為壯觀的奇萊北峰!

走在小奇萊草原上,後方是壓後的同行團員。

下午4點21分來到小奇萊草原,距離登山口又更近了!

走著走著無意間望向左側的天空,忽然看見這幅美麗的景色,趕緊拿出相機來拍照!

藍天、白雲、草原

下午5點21分回到登山口,過了一會兒後方的團員也都全部抵達,整理裝備上車,喝了幾杯司機大哥幫我們準備的汽水後,便準備啟程下山回家!

山上的氣候變化莫測,才下午六點不到,登山口已經快被籠罩在雲霧中了!

準備下山回家!這次的奇萊北峰行,原本出發前幾天還擔心會不會下雨,本來還在考慮要不要取消行程,不過當天天氣竟然好的不得了,讓此行可以欣賞到許多的美景,也認識到新朋友,此行算是有個完美的結束 :P 人生與爬山的酸甜苦辣~待續。

以下是奇萊山區的海拔高度和地形圖


後記:謹此摘錄以往奇萊山區重大山難二則,以提供年輕一代山友參考:
摘錄自【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之網頁內容】奇萊山難的省思

清華大學登山社五人罹難

民國60年 7月21日下午,清大登山社的同學與臺大山友施能健等組隊,由柏盛亨擔任領隊,一行七人於颱風過境後,由新竹啟程南下台中,次(22)日經東西橫貫公路,由大禹嶺前往松雪樓。就在此時,另一個中度颱風「娜定」,已在西太平洋形成。雖然這隊年輕的山友在松雪樓的電視氣象報告中,已得知颱風消息,但認為當時對本省尚無影響,故仍按原定計畫,於23日清晨,由松雪樓出發,預定先攀奇萊北峰,再縱走奇萊連峰到能高越嶺道上的天池(保線所)。

由於當年奇萊山區的山徑還不甚明顯,故一行人為尋路而費力耗時,迄24日下午才登上奇萊稜脊(3440 M),當時只見低雲,並未察覺颱風來襲徵兆。入夜後,氣候突變,風勢漸強。25日凌晨下起雨來,上午七時由收音機的氣象報告得知颱風即將登陸,領隊宣佈緊急撤退!中午回到前晚紮營的乾涸溪谷,原本無水的溪谷,由於豪雨匯聚,已成急流。涉水過溪加上傾盆大雨,隊友個個衣履盡溼。

午後一時三十分,一行人終於走出原始林,到達奇萊山與合歡山間的鞍部,如依正常情況行進,約二、三個小時即可到達松雪樓,但在強風豪雨的侵襲下,隊員體力耗盡,又身處一無遮蔽的草原陡坡,於是隊伍開始拖長,爬坡途中領隊柏盛亨與邱瑞昌、錢迪等三人先倒了下來,就這麼在風雨中,走完了短短的人生。隨後龔士武和吳建昌也躺了下去,只有施能健一人,在下午四時趕到松雪樓求救。

當時松雪樓駐有三位林務局管理員,另有四位避雨的遊客,三位管理員率先營救,但風雨實在太大,僅救回賴姓女孩。吳建昌於拖救中倒地,因無法拖動只得放棄,而龔士武拖至松雪樓下方僅五十公尺處不支倒地,因拖不上陡坡也隨後罹難。五條年輕的生命,就在一場無情的風雨中消逝…。

陸官校學生登山六人喪生

民國65年 8月 8日,八名陸軍官校學生組隊,由霧社包車前往合歡山,抵達松雪樓後,隨即整裝向奇萊山區出發,計畫先登奇萊北峰,再往南縱走。

9日在奇萊主山山麓紮營,當天「畢莉」颱風在台灣東北部登陸,一夜強風驟雨將帳蓬刮倒吹走,全隊人員在忙亂中撤退,由於風強雨勁,在撤離途中,部分隊員體力不濟掉隊,於是八個人在風雨中走散。

11日上午七時三十分,隊員賀修灣奮力回到出發點松雪樓求救,隨即向昆陽派出所報案。

13日上午,搜救人員在奇萊主山與奇萊北峰間的稜脊上,發現武旭光、李達安及包震非等三員的遺體,次(14)日尋獲崔涵育的遺體。

15日下午六時許,隊員姜開成奇蹟般的出現在松雪樓下方山徑,惟當時已疲憊不堪,不能言語,由於姜員不斷敲擊便當盒發出聲響,引起松雪樓管理員之注意,才得以在其昏迷前獲救。

隊員李一成因腳傷走得最慢,可能在撤退途中,因口渴欲下山谷找水,而脫離稜線上的山徑,直到(22)日下午,搜救人員才在奇萊主山北側山坡下尋獲其遺體。

最後一位被尋獲的罹難隊員是楊啟欣,他迷失在奇萊主山到奇萊北峰途中,一直到 9月中旬,其遺骸才被攀登奇萊北峰的台大登山社同學發現。

陸官學生登山罹難,其行程與當年清大登山社發生山難之行程計畫相若,遭遇也相仿。颱風帶來的強風豪雨,造成如此慘痛之案例,殊值當今在學年輕山友警惕,記取教訓,引為殷鑑!

近數年來,已記不清有多少次?在新聞媒體中,看到在學的年輕山友無視颱風過境冒然入山,以致發生山難的報導。徒然忙壞了前往搜救的軍警和救難人員,浪費社會資源也就罷了,不幸犧牲寶貴的生命多不值得?但這種鬧劇在我們的社會上,卻一再重演。甚至某次山難獲救的大專學生,跳下直昇機時,一無歉疚與感激之情,嘻皮笑臉一付無所謂的樣子,未見其向機員道謝致意,連做人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似乎眾人都應該為他疲於奔命。更離譜的戲碼,是那幾位「國家未來的棟樑」返校時,師生列隊鼓掌,在螢幕上看到被人救回來的「主人翁」高舉雙臂成Ⅴ字形,接受英雄式的歡迎時?心中的感慨難以形容!難道登報紙、上電視出了名,就成了崇拜的偶像?

社會價值觀扭曲至如此之地步,也難怪颱風天有這麼多「山難的製造者」前仆後繼,樂此不倦了!

此次碧利斯颱風過境期間,滯留山區的登山隊伍,雖已安全返回,但就其遭遇與搜救過程而言,山難總歸是山難!惟令人感到安慰的現象,是登山一度失聯的某大學登山社六位同學,於平安下山後,曾為遭遇颱風延遲下山,造成社會大眾關切,感到相當抱歉(89.08.28 中國時報第9版)。以及某位家長為其子平安生還返回欣喜之餘,尚能深明大義,對搜救行動,使社會付出龐大的資源,而向社會大眾道歉(89.08.31中國時報第5版)。使得此次山難事件落幕,終究還有些社會教育意義!

登山是一項運動,在鍛練健康的體魄,培養堅忍的耐力。同時也是有益身心的戶外休閒活動。近年來,在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大力推展下,登山健行已然成為「陽光健身」的主要活動項目之一。惟運動與休閒,其目地在健身強國,追求幸福人生。如果無視天侯條件,徒然製造山難,浪費社會資源,戕害身體健康,甚而犧牲寶貴的生命,就毫無意義了!年輕不要留白,但是更重要的,是要留住寶貴的生命!以期來日服務人群,回饋社會,蔚為國用,這是當今社會嚴肅的課題。朋友,您我都有責任!

熱門文章

[轉載]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全文)

2012 アルプスの夏:飛騨・北阿爾卑斯山脈南部の焼岳/槍・穂高連峰/表銀座単独縦走記錄。Day1、Day2 台北~富山~高山~上高地~小梨平露營場~焼岳北峰

September, 2012 白姑大山二天一夜~其實沒那麼累,只是路途遙遠

日本の登山の歷史

2018 May 5~6【宜蘭】南方澳漁港~豆腐岬~朝陽國家步道~南澳觀音海岸~礁溪福哥石窯雞

[平成26年7月12日~13日]夏雲湧く北アルプスへ!白馬大雪渓から白馬三山テント泊縦走と鑓温泉~お花畑と雲上の温泉が待ってます!(白馬岳、杓子岳、白馬鑓ヶ岳)

2013.5.25~26【新阿溪縱走】眠月線鐵道線探勘。順登松山、萬歲山、小笠原山、對高岳

文章列表

聯絡我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