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百岳】帶山友爬百岳的一些照片~玉山、雪山、嘉明湖、奇萊連峰、南湖大山、武陵四秀、合歡群峰

圖片
山上拍的照片其實都差不多,懶得將每次的照片都整理成一篇文章紀錄,就直接用一篇文章來彙整紀錄一下近期的帶團紀錄吧。過去曾經帶領過的山友,不論是台灣人、香港人、澳門人、大陸人,還是來自其他國家的山友,小弟都非常感謝大家給我的機會,以及每一次和大家一起爬山的緣分,在這裡由衷感謝每一位和我報名過的夥伴們。 ▼▼▼2020年玉山主峰_研究所同學團▼▼▼ ▼▼▼2020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20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20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20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玉山主峰香港團▼▼▼ ▼▼▼2019年玉山主峰台灣團▼▼▼ ▼▼▼2019年雪山主峰澳門團▼▼▼ ▼▼▼2019年玉山香港團▼▼▼ ▼▼▼2019年玉山香港團▼▼▼ ▼▼▼2019年玉山香港團▼▼▼ ▼▼▼ 嘉明湖團(含登頂

Apr 4, 2022【猴硐越嶺九份】尋訪消失的聚落|小粗坑古道、小金瓜露頭、大粗坑古道O型散步

九份、金瓜石這台灣東北角的一隅,繁華與衰落,就如同搭乘雲霄飛車般地起伏在台灣近代史洪流中,這裡曾因金礦而繁極一時,但也隨著礦源衰竭而寥落。特有的舊式建築,見證了這裡曾經的歌舞昇平,卻也在人潮散去的細雨中鉛華洗盡。

在這些失落的聚落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大粗坑小粗坑。他們都位在九份與猴硐之間的山區,都曾有上百人居住於此,都在礦坑一一封閉後,成了人們口耳相傳的失落回憶。

古時候人們要往來九份與猴硐,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現今的小粗坑古道,另一條是現今的大粗坑古道。今天我選擇從小粗坑古道走往九份,再走大粗坑古道回到侯硐,全程耗時大約3小時20分鐘,以O字型走一圈的健行方式,來探訪因當年礦業而興衰的山間聚落。

小粗坑古道~大粗坑古道O型健行航跡:https://www.sports-tracker.com/workout/davidwang400/624aa4c35f0e320cd0bb86db

步行路線:猴硐→小粗坑古道→九份老街→欽賢國中→小金瓜露頭→大粗坑古道→猴硐(全程約9.7公里,全程含休息約耗時3小時20分)

新北市瑞芳區猴硐國民小學的不遠處,就是小粗坑古道的登山口,入口有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設立的「小粗坑古道路線圖」,根據路線圖與實際登山的體驗,「小粗坑古道」從登山口到九份「頌德公園」,全長2.5公里,可分為三個路段,分別為:登山口到小粗坑聚落、聚落到小粗坑山鞍部、鞍部到頌德公園,三個登山路段有不同的體驗。

小粗坑古道連接九份與侯硐,在日治時代是運送金礦的道路,曾在西元1894年有過一段輝煌歷史,政府更曾在此設立砂金分局管理事務,但過往的繁華景象今日已不復見,只留下彷彿被時間遺忘的小粗坑聚落遺址。


小粗坑古道的入口處有停車場,可停放四輛車。





走了一小段產業道路後,抵達小粗坑古道的登山口。


從登山口進入後,很快就進入到森林裡,古道前半段會出現小橋、溪流,林蔭遮蔽了陽光,走起來愜意而舒適。


登山道上,到處開滿了這種紫色小花






小粗坑古道,以前曾被稱為舊金山,更是礦業大亨顏雲年的發跡之地,足見其當時之重要地位,與九份金瓜石、猴硐礦業連成一線呢。




古道走沒多久,有個岔路,往右走幾步,會抵達一個土地公廟。



眼前出現一個小平台,不知是否為以前運送沙金的停駐處。


途中的過溪處



眼前突然出現的石砌駁坎,讓人遙想起當年九份的淘金潮。


石砌駁坎乍看之下有如日本城堡的城牆。







小粗坑古道走著走著,就來到了昔日小粗坑聚落遺址的岔路口,這裡竟然還有一戶人家,看起來是有人在居住的,為了表示禮貌就沒有靠近去查看了。取左往粗坑口觀景台的方向,途中會經過侯硐國小小粗坑分校遺址。



小粗坑聚落受到三面環山的地形保護,躲避來自東北季風的侵襲,但免不了潮濕的空氣,促使樹幹與磚石均佈滿青苔。鼎盛時期小粗坑居民曾多達兩百多人,現今大多數的石頭厝只剩下斷垣殘壁並已被埋藏在茂密的樹叢之中。



這兩頭尖尖像是國小門柱的建築,應該是當時國小的門口吧。


眼前這片幾乎快要回歸大自然的斷垣殘壁,就是當年的侯硐國小小粗坑分校。當時因為學生就學要長途跋涉到猴硐國小才有書可念,考量年幼孩童體力與腳程狀況不足以應付,所以在小粗坑聚落增設分班供一、二年級學生就讀,待升上三年級以後才移往猴硐國小就學。


日治時期到光復初期,侯硐國民小學小粗坑分班始終與小粗坑聚落共存,簡單的石牆內,尚留有一座教室、升旗桿基座,教室內留有陰刻「德至寶堪求」的石碑;重新整建過的「小粗坑古道」工程,僅在狹小的校園內設立解說牌及座椅,屋頂塌落的教室早已埋藏在茂密的樹林裡。


日治時期(1940年)成立大粗坑小粗坑三貂角瑞三國語講習所,名為侯硐國民公學校,位於大粗坑溪口興建校舍、舉行開學典禮。小粗坑講習所原為鐵皮覆蓋的平房,也是村民的集會所,台灣光復後,民國38年正式成立大山分校小粗坑分班,57年實施九年國民教育,奉命改制為猴硐國民小學。

隨著金礦枯竭、淘金潮結束,大、小粗坑居民相繼離去另謀生路。民國67年侯硐國民小學裁廢大粗坑大山分校及小粗坑分班,這段期間大約培育了十二屆的畢業生,可以想像此聚落在當年的繁榮景象。


我在這裡來來回回,試圖從隱藏在荒煙漫草之中的石頭建築,尋找拼湊出當年國小的樣貌。古老石厝內,當年的榮景已不存在,呈現出人去樓空的滄桑。



小粗坑步道沿途有兩座山神廟,可見信仰對當時礦業淘金的重要性,而其中一座比較小的山神廟,就在小粗坑聚落裡面。


穿過小粗坑分校遺址後,大約兩、三分鐘內的路程,便可抵達粗坑口瞭望台,一個小小的平台,展望還不錯。



這裡也是粗坑口山,海拔305公尺,台陽63號基石。




眼下的瑞芳市區、蜿蜒的基隆河、高速公路,以及大台北最著名的員山子分洪道,都清楚林立在眼前。



遠方山頭為五分山雷達站及三爪尖山。


林木之間,可以俯覽北迴鐵路與基隆河谷,猴硐火車站、猴硐國小也在腳下



殘存的石頭古厝遺跡




離開小粗坑分校遺址後,繼續往九份前進。途中會經過一處岔路,是往來大粗坑、小粗坑的山腰路,不取,繼續往前走。






離開小粗坑聚落遺址,返回岔路口繼續往九份方向前進,此後是一路陡上的石階步道,石階步道的至高處有一座西元1949年(己丑年)所建造的「山神廟」,廟身的兩側刻著「山貯黃金歸大德,神留至寶濟群黎」對聯,成為這段「黃金古道」最佳的歷史見證。


解說牌上說明了當時的歷史背景 :「日本當局自1895年接收臺灣後,為遂行其殖民統治,除陸陸續續興建神社外,並嚴格禁止臺人供奉傳統神明,但為適應礦區的特殊需求,讓礦工在高危險的地下礦坑安心工作,對與其國既有的山神崇拜相近的龍神、土地公信仰,則採取較為寬鬆的政策。」




離開山神廟後,繼續往上步行沒多久,即抵達鞍部高點,也就是小粗坑古道上的最高點。這裡是三岔路口,右往小粗坑峰頂距離110公尺,直行前往九份頌德公園。



從鞍部岔路步行一分鐘即能抵達小粗坑山,峰頂有台陽62號基石,拍照紀念後便折返。


回到鞍部高點往頌德公園方向走,正前方那是基隆山




過了高點鞍部後,一路下坡往九份,途中會經過一處岔路,右往台電電塔,看地圖好像可以走大小粗坑小O型路線。不過今天想要順路造訪九份,不取右,續行往九份頌德公園。







經過一處涼亭


涼亭這邊,指標有兩條路可前往九份,我選擇直行走【往九份1250M】的路徑。


位於九份的「頌德公園」裡,有一座1917年顏家管理階層與文人為當年的礦業大亨顏雲年所立的頌德碑,顏家曾是臺灣近代五大家族之一,顏家與九份地區開採煤金歷史更是息相關。

顏雲年(1874~1923)祖籍福建泉州安溪,生於基隆堡瑞芳(今新北市瑞芳區),西元1897年與日本人的良好關係的顏雲年,向臺灣總督府申請採礦權,1914年獲自藤田組取得礦山經營權後,實行開放採礦,與包租者分享利潤,並照顧礦工生活,贏得人們的尊敬。

西元1918年顏家與藤田組合資成立臺北炭礦株式會社,1920年顏家與其他合夥人將臺北炭礦株式會社改組為臺陽礦業株式會社,光復後改組為臺陽礦業股份有限公司,1971年臺陽公司在經年的虧損之下,終於宣告停止採礦,結束黑金(煤)與黃金(金礦)的開採歲月。



九份五番坑鑿於民國十六年,原本為日本人所經營管理,台灣光復後交由九大公司承包,於民國六十年全面停止開採,並因安全問題封閉坑道。坑口前有一座小廣場相當適合團康活動使用,目前整建為五番坑小公園。



經過九份基山街





進入露頭步道,往小金瓜露頭前進。






露頭步道的景緻






金瓜石、九份因為很多人的淘金夢而繁華興盛,17世紀荷蘭人就曾肖想金礦而攻打基隆未果。不過真正開採金礦是從19世紀末開始的大規模開採,很多擁有著希望財富自由滔金夢的人到這進行金礦開採。


隨著國際金屬價格大跌、政府對環境保護議題重視等原因,開採金礦在金瓜石山城逐漸式衰;Discovery和國外團隊曾經組隊到金瓜石探勘,據說現在山中還有2千億元以上的金礦蘊藏,基於環保和生態保護等因素,禁止後續開發。



小金瓜露頭步道的景緻


小金瓜露頭位於瑞雙公路102縣道19.5K旁,金瓜露頭礦體上方裸露岩層約海拔568公尺,礦體為南北向,約南北長30公尺,東西20公尺之長方形裸露岩體,礦體中心是由堅硬的矽化砂岩與頁岩構成。


小金瓜露頭從遠處看山頭像似一匍匐的河馬,據傳自清光緒16年(1890年)基隆河發現沙金,溯源大小粗坑,至此發現金礦露頭,原來的形狀像南瓜,為與金瓜石本山有所區別故稱「小金瓜」,整座山頭皆有金脈,因為露天開採而變形,造型由原先的南瓜變成了河馬頭,而金瓜時、九份地區近一世紀採金史的序幕,就從發現小金瓜露頭開啟這裡的黃金歲月。


小金瓜露頭的下方就是號稱寂寞公路的102縣道




基隆山和金瓜石一帶的景色


瑞雙公路,即是知名的102縣道,從瑞芳,經九份,到雙溪,這條公路最常為一般人所使用,即是從瑞芳前往九份,但這條公路最漂亮的地方,卻是九份繼續往上走的山區部分,其中在公路最高處有個不厭亭,從不厭亭看出去,剛好有一段幾乎沿著稜線的直線公路,四週是壯麗的群山。

早期這一段公路少有人煙,配合四週景致,讓這裡又有寂寞公路的稱號,爾後陸續有許多廣告在此拍攝,又逐漸有了台灣最美麗公路的稱號,大粗坑古道的最上方,就是瑞雙公路,而這裡距離瑞雙公路的最高點不厭亭已經不遠。



基隆嶼靜悄悄的屹立在外海。




大粗坑古道九份端的起點,位在102縣道21公里處的大粗坑叉路口,往下行經架空的陸橋階梯至瑞侯公路,古道山谷中有廢棄大粗坑聚落的房舍,是導演吳念真的故鄉。侯硐大粗坑一帶在礦業興盛期,有高達400多戶人家,這個小山城當時相當熱鬧,當時有二層樓的高級洋樓、也有學校(大山國小),甚至有「小美國」之稱。

隨著採礦結束,居民無以為計而搬離,曾經繁華山城此時千金盡散,留斷瓦殘片與空蕩的聚落遺跡,很難讓人想像這人煙罕至之處,過去人山人海的景像,而這種有著歷史文化與自然景觀,曾經滄海桑田,也成為熱門的電影素材,吳念真導演以身為當地人,感受深刻,因此戀戀風塵、悲情城市、無言的山丘、多桑等作品,都曾在這裡取景拍攝。


來到大粗坑步道的入口,看見石碑上貼著一張瑞芳區公所的警告,上頭寫著「大粗坑步道邊坡滑落,嚴重影響登山安全,自111年3月11日起緊急封閉整修,為保障您的生命安全,請勿進入!」。

由於事前不知道有這個公告,今天走到這裡,路程差不多也走了三分之二,因為不知道邊坡崩塌的情況有多嚴重,頓時有點擔心,因為車停在侯硐,走大粗坑步道下山是最快的路(也是原定的計畫),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從這裡下山,如果發現崩塌真的過不去,頂多就是原路折返,再回九份然後走小粗坑古道回去,或是看看有什麼交通工具可以回侯硐吧!幸好後來在路上碰到一位民眾跟我說,雖然步道確實有崩蹋,但基本上還是可以通行的。於是我就放心走這條路下山了。



來到大粗坑古道最著名的天梯,個人覺得像是迷你版的萬里長城。從天空步道一望,下方是洋樓、大山國小、大德宮,這些都是大粗坑聚落的遺跡。

大粗坑的金礦最早追溯到清朝的1889年,有基隆河的建橋工人在河裡發現沙金,沿著大、小粗坑溪往上游找尋,才發現九份的小金瓜金礦源頭,並且也在大粗坑發現金礦,吸引許多淘金客前來,而慢慢形成了大粗坑的聚落。

大粗坑最繁華的時候,有高達四百戶人家,住家幾乎佈滿整個山谷,當時村內有麵店、柑仔店甚至撞球間等,但如果要上酒家或電影院,還是需要走到九份去,九份的店家都俗稱這裡的居民為「阿督仔」,因為大粗坑居民消費能力強,因而有「小美國」之稱號。

大粗坑的金礦吸引許多人的追逐,也創造了大粗坑的繁華盛世,但是到了西元1971年,因為金礦枯竭而停止開採,失去了居民賴以維生的金礦後,居民在幾年之內陸陸續續搬離此處



走下天梯後,會經過一處岔路,可由瑞雙公路開車抵達此登山口。由此前往侯硐車站,尚有3120公尺。


大粗坑目前僅存大山國小大德宮等舊有遺址較為完整,其餘的建物幾乎全湮沒在荒煙蔓草之下。大德宮這裡有水,供登山客補充水分,這一帶就是大粗坑聚落的最中心地帶,可以感受到這山中的聚落曾經的繁華,據說導演吳念真的老家,就在大山國小沿著步道往下不遠處。


因廢村從地圖上消失37年的大粗坑聚落,在民國五、六十年代,曾因礦業成為全台最繁華村落之一,與金瓜石、九份合稱「瑞芳三大金都」,如今這段輝煌歷史因礦業沒落將被遺忘,在地的隨緣築水金九文史工作室與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師生,近年積極蒐集編撰史料、訪問耆老,還有已退休的大粗坑居民,也自發性前往除草整地,要跨越時空將大粗坑人的集體記憶保存、流傳。


因為吳念真的大粗坑成長經驗,在「多桑」、「戀戀風塵」和「悲情城市」等電影中,都曾在大粗坑取景,1994年的多桑是吳念真自編自導的電影,描述他的父親在礦村的故事,當然吳念真也在劇中回憶童年的點點滴滴,照片為多桑的劇照,其中父親一角由蔡振南主演,該劇獲得多項國際的電影獎項。


大粗坑古道


大粗坑古道目前全程已鋪上完善的花崗岩,雖然比較容易行走,但也失去了古道的感覺。


清澈的大粗坑溪


經過萬善堂,這是一座收埋及祭祀無主孤魂的陰廟。廟宇後方有一塊小石碑,落款刻著「明治三十二年」(1899年), 那是大粗坑淘金熱潮開始的時代。



大粗坑古道的景色


抵達大粗坑古道侯硐端的入口



大粗坑溪的景色



大粗坑古道有個石碑在一座橋的旁邊,水泥橋跨越大粗坑溪,產業道路在過橋後沒多遠就到盡頭,盡頭是一個廢棄的礦坑,名字叫昇福坑,據說是台灣最後廢棄的金礦坑,這裡有很多採礦的遺跡,所以如果有來大粗坑古道,在古道入口附近的昇福坑是很值得來拜訪巡古。附近還有「菜刀崙瀑布」可以順道拜訪。


繼續循著產業道路走往侯硐




沿著產業道路下山途中,經過一個福德宮


來到熟悉的淡蘭橋,過橋後便是金字碑古道的登山口


基隆河攔沙壩





抵達侯硐的弓橋社區



過了侯硐國小後,不久即回到小粗坑古道入口停車場,取車返程。


熱門文章

[轉載]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全文)

Sep, 2021【苗栗南庄】蓬萊林道Off Road小試|雨後很爛很濕滑|二傳低底盤車勿輕易嘗試

May 21, 2022【淡蘭百年山徑】淡蘭中路O型未竟:崩山坑古道+北勢溪古道+闊瀨古道+雙坪產業道路24.5k一日健行

Sep 3~4, 2021【烏來三大林道】未完成的「新北橫公路」~遠離塵世喧囂的西坑林道、桶後林道、內洞林道

【秋季清邁遊 Part 6|Walkway in the forest near Doi Inthanon summit】The 6 Day Itinerary To Explore Chiang Mai And Northern Thailand's Mountains

2021, Feb 8~9【百岳】中橫四辣之中辣〈畢祿山〉一日單攻|8.4K的林道與2.0K的體力試煉

【南投信義】玉山國家公園散步★塔塔加六山之三:鹿林山、麟趾山、鹿林前山&八通關古道之雲龍瀑布健行

【台灣百岳】帶山友爬百岳的一些照片~玉山、雪山、嘉明湖、奇萊連峰、南湖大山、武陵四秀、合歡群峰

Feb, 2022【台中日式燒肉】食記|茶六燒肉堂(中清店) vs 森森燒肉(中科店)

文章列表

聯絡我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