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y 29 ~ June 4【泰國 素叻他尼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Koh Samui, Khao Sok National Park

圖片
My first trip to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is located in South Thailand and I highly recommend it as a destination if you are nature-loving traveller and considering traveling in Thailand.
We had wonderful two night stay at Keree Warin Resort which was a raft house accommodation on the lake. This lake is big, as I think it took around 30 minutes of travel by long tail boat to reach our resort.
We spent our time enjoying the breath-takingly beautiful views, swimming and canoeing around the vicinity of the raft house.It's really a great place to relax and have some quiet time in beautiful surrounding.


















2014.2.15~16【積雪期の能高越嶺西段・テント泊】雪がこんこんと降り積もる南華山~雪山巻き込み作戦は大成功♪~

能高越嶺古道位於太魯閣國家公園南側,由中央山脈脊樑國家步道之奇萊能高安東軍段,北接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太魯閣國家公園,南接中央山脈脊樑國家步道之丹大山列段,東以台14線銜接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西起霧社,沿著塔羅溪上行、越過南投縣與花蓮縣交界的中央山脈能高鞍部,而後下木瓜溪抵達花蓮,全長約83公里,是早期往來台灣東西部的捷徑,為日人警備道中最寬闊、平穩的一條,也是日治時期重要的三條重要東西向道路之一(另外兩條為八通關越嶺道與合歡越嶺道)。

步道海拔介於1,689公尺~3,263公尺之間,擁有不同層次的植物林相分布,植物生態由高山寒原生態系、針葉林生態系至針闊葉林混生生態系,植物種類大致為玉山箭竹群落、高山杜鵑、台灣冷杉、台灣鐵杉、紅檜及殼斗科及樟科植物等。動物資源有山羌、台灣獼猴、松鼠、大赤鼯鼠、白面鼯鼠、石虎、華南鼬鼠等。

能高越嶺道對於台灣東西向輸電建設有著功不可沒的影響。早在日治時期,日人即著手興建東西向輸電線路工程,但因二次大戰而中斷;直到台灣光復後的民國39年,台電為了將台灣東部充足的電力供給至西部地區(木瓜溪沿線設立了銅面、清水、初英三座水力發電廠),於是沿著能高越嶺道拓建步道,進行東西高壓線路工程。線路由銅門至霧社共架設327座巨型鐵塔,其間每隔10公里設置一處保線所,共8座(以越嶺道原有駐在所為基礎),以便維護管理。此一創舉在當時被譽為"電力的萬里長城",促使電力傳輸跨越了中央山脈的阻隔,對於台灣的經濟發展有重大的貢獻。

民國39年7月,台灣電力公司,當時的總工程師孫運璿先生,負責重新勘查測量能高越嶺路,展開正式動工建設東西高壓輸電線,同年10月先以半年時間,拓寬整建能高越嶺步道,並在越嶺路沿途每隔約10公里設立「保線所」,做為架設東西高壓輸電線的基地。由西至東共有雲海﹙舊名尾止﹚、天池﹙舊名能高﹚、檜林﹙舊名東能高﹚、奇萊﹙原名﹚、磐石﹙舊名阪邊﹚、龍澗﹙舊名瀧見﹚及銅門,工程完竣後,保線所成為維護電線人員的宿舍。

民國40年11月,這條台灣動力的新動脈終於完成,東西長達四十餘公里,被譽為「電力的萬里長城」,由花蓮縣秀林鄉的銅門村,橫貫中央山脈,到達南投縣仁愛鄉霧社附近的萬大,將東部立霧、初英、銅門、清水等水力發電廠的剩餘電力,源源輸送到西部。多年來,能高越嶺道作為台電「東電西送」輸電線的保線路,以及登山健行的熱門路線,路況一直保持良好。其沿線景觀如:能高、奇萊群峰展望、高山草原、天池、檜木原始林、能高雲瀑、天長斷崖、奇萊溪、巴扥蘭溪、龍澗瀑布等,吸引無數登山健行者,成為全台灣最受歡迎的越嶺步道。

能高越嶺道與泰雅族抗日戰役:
日治初期,日人以開採平地丘陵漢民族之樟腦與森林等資源為主,其後隨著平地資源的砍伐殆盡,便往高海拔山區,逐步吞食原住民的生活領域。1907年,理蕃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開始推行五年理蕃計劃,以測量地形、開闢道路為由,鎮壓據守天險卻不斷抵抗日人統治的原住民。其中以1914年的「太魯閣征伐戰」之衝突最為慘烈,日軍曾分從霧社與銅門出發,夾擊能高越嶺道東段的泰雅族部落,歷經3個月激戰,日人控制局勢,並對原住民展開搜繳槍枝彈藥的行動,使其歸順。而能高越嶺步道,即為太魯閣征伐戰役後,為掌控原住民而開鑿的理蕃道路。

此事件後,原住民對日人的欺壓積怨益深,終於在1930年,爆發了著名的霧社事件。當時馬海僕社頭目莫那魯道,率領霧社地區的泰雅族人,趁日人在霧社公校舉辦聯合運動會時,一舉殲滅參與的官員、警察,並燒毀能高越嶺段西側所有的駐在所,切斷其所有聯絡系統。然原住民終不敵日人槍砲及空中優勢武力,最後退至馬海僕溪中游的岩窟中集體自盡,結束了一場悲壯的泰雅族抗日事件。

能高越嶺西段預定行程&時間參考:
D1:屯原登山口→天池山莊(步行約6到7小時
台中火車站(早上5:00集合出發)→霧社→廬山部落→屯原登山口(H1991m)→(20分)→能高越嶺古道起點(里程0K, H2050m, 取直行往能高越嶺古道,取左上至雲天寺及尾上山西稜登山口)→(1小時30分)→4K尾上山南稜登山口(由左側山徑可登頂尾上山,單程約1小時)→(10分)→福雲宮→4.5K雲海保線所(H2360m)→5.5K崩塌地(已整修完善)→8.5K水源→三岔路口(左上奇萊南峰4.5k,直行往光被八表2.6k,取直行右下水泥路往天池山莊)→天池山莊(H2860m,休息、用餐、宿帳棚)

D2:天池山莊→天池奇萊南峰→南華山→天池山莊→屯原登山口(步行約9到10小時
4:00起床早餐→5:00天池山莊出發→三岔路口指標(往南華山)→(40分)→天池叉路(左往奇萊南峰2K、奇萊主峰6.8K,右往南華山1.4K,取左往北的緩上坡出發。天池後10分鐘,奇萊主峰與南峰叉路口,有指標牌,叉路直走往奇萊主峰、左下溪谷往奇萊南峰)→(15分)→奇萊主山、奇萊南峰叉路口指標(直行往奇萊主山6k、左往奇萊南峰1.3 K、回天池山莊1.7K,取左)→(10分)→沿著草原下降到塔羅灣溪源頭,過溪谷後開始最後的上坡登頂路→(10分)→續往奇萊南峰前進(叉路取右)→(30分)→△▲奇萊南峰(H3358m)→(50分)→天池叉路→(40分)(由天池往南華山,約過10分鐘,出樹林後有一叉路,取右陡上稜,直行為不經南華直接抵光被八表碑)→△▲南華山(H3184m)→(30分)→天池叉路→(30分)→天池山莊(午餐)→(2小時30分)→雲海保線所→(1小時30分)→登山口→台中(賦歸)




今年1月初時,規劃了二月中旬的能高越嶺西段,2天1夜登山賞雪活動,這是我第三次造訪能高越嶺古道西段了。此行團員共11位,這次找了十人座福斯T4作為交通工具,因為接駁車是從台中出發,所以我請團員們自行前往台中,當天早上再統一集合上車。2月14號下午,先和朋友亞亞一起從陰雨不停的台北搭車到台中,晚上快7點多抵達台中,晚餐原本要吃車站附近的日本料理,但可惜已經打烊了,於是隨便找了一間店解決,用完餐之後,到頂好超市去採購一些青菜、水果、罐頭、泡麵、糧食等山上要吃的東西,晚上住在車站附近的旅館,將近半夜12點才睡覺。

2月15日凌晨4點半起床,於火車站前集合上車,到了埔里順便接駁一位團員,然後到霧社的7-11休息吃早餐,接著直接前往登山口,大約早上8點半左右抵達屯原登山口,這次我們沒有申請天池山莊的床位,於是請團員分揹帳棚上山,總共有3頂兩人帳、1頂單人帳,以及1頂四人帳(向登山隊租借),於登山口整裝完畢並請司機幫我們拍完合照後,便啟程出發,第一天的行程是走到13K的天池山莊住宿營地,與我們同時出發的,還有另一隊十幾人的隊伍。

上午10點20分左右,經過4K里程木樁,續行沒多久經過一坐吊橋和福雲宮,上午10點半左右抵達雲海保線所,雲海保線所早期是日警的尾上駐在所,房屋建材是由賽德克族人就地取材用,砍倒檜木樹,一片一片鋸出來;它是控制賽德克族的武力據點。它位於鞍部的最高點視線遼闊清晰,底下是塔魯彎溪谷,前面霧社地區旁系的山腹都一覽無遺,景色壯麗,山勢雄偉。當年日本人勢力未進入本地區時,這鞍部是傳統賽德克族獵人的午餐飲食處,雞鳴前自平靜部落出發至此行程大約半日餘,正好行經此處用餐。雲海保線所為電力公司所使用,是萬大電廠電力輸送東部的補給站及工人宿舍。

在歷史沿革霧社事件中,能高越嶺道西段上的駐在所,除了霧社分室和馬海濮駐在所之外,其餘均被泰雅族抗軍所焚毀,其中包括櫻、赫哥、博阿倫、屯原、尾上、能高等駐在所。事件結束後,日警重建越嶺道上的駐在所,且為加強管制,又增建了富士見和松原兩駐在所。其中尾上駐在所,重建後的位置移至舊址西邊約1公里的尾上山稜線上,即現今雲海保線所的位置。光復後,隨著山地警備事務的解除與台電東西向輸電線路的興建,而更名為雲海保線所,並肩負線路維修與保養工作迄今。

大夥兒在雲海保線所這裡短暫休息吃東西,因為早上經過霧社時,才剛在7-11吃過三明治,所以我的肚子還不怎麼餓,因此只喝了一點水,但仍有幾位團員在這邊就煮水開伙了。休息一會兒後,通知團員可以背起背包出發上路。繼續走了一小時之後,約莫上午11點40分左右,經過5.5K里程木樁,此處有一崩塌地,但已整修妥當,通過時沒什麼大問題,之後,步道大多都在樹林中緩緩蜿蜒而上,途中還遇到一隊外國人隊伍,人數約有6、7人。中午時分,挑了一處較平坦的空地,坐下來燒開水沖泡蘑菇濃湯配麵包當做午餐,吃飽後繼續上路,下午1點20分左右,經過8K里程木樁,附近有一木炭窯遺址,下午2點20分左右,經過第二處崩塌地,同樣已機修繕妥當,通過時沒有麼大問題!

下午3點半左右,經過能高六號吊橋,此時地面上已經有殘餘的積雪,走在橋上,原本可以看見能高三疊瀑布,但是因為起了濃霧,所以什麼也看不到!再繼續走沒多久,下午3點40分左右,經過三叉路口,左上往天池(由天池山莊經天池到奇萊山南峰,路程約4.5K),我們取直行前往天池山莊,言著下坡路,繼續走5分鐘左右,就看見天池山莊出現在眼前了!

現有的天池山莊曾有過多次的歷史變遷,它在能在越嶺道興建完成初期,原本是一幢日式建造的房屋,由於外觀美麗且設施齊全,曾有「能高檜木御殿」之稱;當時日人在此配置警力,執行駐在所任務,並且接待當時為了政治、軍事目的,密集視察此區的高階將領,但隨後焚毀於1930年泰雅族人所發動的霧社事件中。1931年日人重建檜木屋舍於原址,形制於尾上駐在所(雲海保線所)相同。光復後,因應台電東西向輸電線路需求,沿用天池保線所,除供保線維修人員住宿外,亦開放給登山者使用。

民國75年,當時的天池山莊又遭焚毀,之後曾在民國82年重建完成,由林務局管理,於山莊左右兩側,可依稀見到舊時駐在所的屋基遺址,惟位處海拔高度2860公尺之中央山脈山區,經年累月遭受高山惡劣環境侵襲,導致山莊外觀有多處銹蝕,因此已將原建物拆除重新建造。目前最新建的天池山莊(民國102年落成)為一棟二層樓建築,規劃五間八人房、十二間三人房、四間六人房,能容納一百名山友住宿,並採用綠建築概念進行設計,包括太陽能板,能供應山友熱水。

抵達天池山莊時已經過了中午,天氣開始轉變,上午的陽光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雲霧,本來打算到達天池山莊後,順便帶團員走到「光被八表碑」去看看,但這種天氣到了那裡,應該也是什麼都看不到了,於是打消這個念頭。這時有其他山友告知山莊下方的營地較避風,於是跟亞亞到下方的營地,先將兩人帳搭好,此時天空降下了細細的冰雹,之後有兩位同行團員也到我們的營地這邊來搭帳,還有另外兩位同行團員,則是將他們的帳棚搭在我們上方的營地,至於其他幾位團員,則是決定在山莊裡面的地板上直接睡覺。

搭好帳棚後,我們到山莊的廚房去度時間,在廚房內煮水吃零食,到了下午六點左右,肚子也餓了,於是準備吃晚餐(7-11買的義大利麵和水餃,以及一包小白菜),旁邊有另外一個隊伍,他們有請人在山莊煮飯菜(看了一下他們的菜色,有麻油雞、香腸、魯肉、火鍋、白飯),因為他們吃不完,所以叫我們盡量吃他們的飯菜沒關係,於是盛了一些白飯、雞肉和火鍋料來吃。吃完晚餐,通知團員明早5點半出發,然後燒了一些熱水泡烏龍茶裝進保溫瓶,並準備了明天的行進飲水,然後刷牙洗臉完,晚上7點多回帳棚準備休息,此時山莊外的溫度計已經是零度以下了!

睡前我將手機的鬧鐘設在4點15分,但隔天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手機的鬧鐘竟然沒有響,本以為是我睡的太沉沒聽到,但亞亞說她也沒聽到手機有響,直到早晨5點15分左右,同行的其中一位團員才來我們的帳棚叫醒我,於是請他幫忙通知在山莊裡面等待的其他團員,改為早上6點15分出發!之後趕緊起床整理裝備和燒開水,早餐和亞亞一人喝一杯麥片加阿華田,然後各吃掉半顆蘋果。早上6點10分左右,到山莊前方與其他團員們會合準備出發。

因為昨晚從其他隊伍的談話中得知,奇萊南峰山頂已經都是積雪,但我們沒有準備冰爪,於是我打算先帶團員們走到天池,看看路況怎樣再決定今天的行程。我們大約6點半左右出發,出發時天空正下著小小的雨,前往天池的路上,步道已經全都是積雪,但還好只是鬆軟的雪,因此就算沒有冰爪,走起來也還不是問題!愈往上走,雪景愈漂亮,步道兩旁的大樹和箭竹都已經被白雪覆蓋,更往上走,步道上的積雪更深,整片草原也都變成了白色,構成一幅美麗壯觀的雪景!

上午7點半左右,我們抵達天池,天池的水早已結成冰,但因為這時霧太大,所以看不太清楚結冰的天池全貌,這裡開始,是往奇萊南峰和南華山(能高北峰)的叉路,考慮到前往奇萊南峰山頂最後的一段路比較陡峭,我們沒有冰爪不見得上的去,而往南華山的路較為平坦,路程也比較近,於是決定帶團員們到南華山去賞雪!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上山的隊伍不多,還是全部都早早出發往奇萊南峰去了,我們今天從天池山莊出發,經過天池,再往南華山的途中,竟然沒有遇到多少人,這點實在令我感到納悶。

走過一段草原之後,步道進入樹林,早上8點10分左右出樹林,來到一處叉路,前方的路旁立有禁止通行的立牌,並有木製指示牌,標示著往南華山請取右上,走上一段爬坡,繼續在雪地裡走了沒多久,早上8點40分,全員抵達南華山(能高北峰)山頂,南華山海拔3184公尺,為台灣百岳之一。登頂時,周遭已被濃霧所籠罩,只有白茫茫一片,完全看不到任何景色,且風雨逐漸變大,於是團員們拍完照片並拍了團體照之後,便趕緊啟程折返。

早上9點50分左右,下山經過天池叉路,我們的其他團員走的比較快,已經往天池山莊去了,這時看見有幾位別團的隊員在天池旁邊遊玩,於是我和亞亞也走到結冰的天池上面去拍照,但這邊的強風實在太冰冷了,雖然穿涼鞋的腳趾頭還有感覺,但手指頭很快就沒什麼感覺了,於是拍完照趕緊啟程往天池山莊回去,經過木造平台時,看見不知是誰在積雪的平台上堆了可愛的小雪人。

早上10點半左右,回到天池山莊,我們的團員早已先行抵達山莊,我通知團員們先吃午餐,大約早上11點半左右可以出發下山,然後回到帳棚,和亞亞一人吃了一包維力酢醬麵、小白菜,以及花生麵筋罐頭,另外預留了一顆富士蘋果,打算等下山途中肚子餓了再吃,吃完午餐後,整理好裝備收起帳棚,於中午12點半左右從天池山莊出發下山,因為我們動作比較慢 ,其他團員早已快我們一步先行出發。

因為擔心我們較晚出發,若其他團員先抵達登山口會等太久,於是我們以較快的步伐走下山,約莫下午2點50分左右,經過雲海保線所,遇見本團的另外三位團員在這邊休息,於是我們也在這邊稍作休息,將蘋果拿出來吃掉,並喝了一罐沙士,然後和三位團員一起出發下山!下午4點10分左右,終於抵達屯原登山口,此時其他團員已經在此等候多時,接駁車也已經抵達,大家整理完裝備,便搭上車出發下山,回程在霧社的停留買點東西吃,接著一路回到台中。和團員們道別後,跟亞亞去到火車站附近,前幾天沒有吃到的日本料理店吃晚餐,結束這次愉快的登山賞雪行!搭計程車回家的路上,因為已經很累了,所以完全不想說任何話,但司機看見我拿登山背包,便開始滔滔不絕向我詢問一些登山的事情,於是在很無言又不好意思叫他閉嘴的情況下,在車上跟他一路聊到我下車。
































































































翌日(2014.2.16)雨水、濃霧、冷風、積雪





































































































































































熱門文章

[轉載]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全文)

2012 アルプスの夏:飛騨・北阿爾卑斯山脈南部の焼岳/槍・穂高連峰/表銀座単独縦走記錄。Day1、Day2 台北~富山~高山~上高地~小梨平露營場~焼岳北峰

September, 2012 白姑大山二天一夜~其實沒那麼累,只是路途遙遠

[平成26年7月12日~13日]夏雲湧く北アルプスへ!白馬大雪渓から白馬三山テント泊縦走と鑓温泉~お花畑と雲上の温泉が待ってます!(白馬岳、杓子岳、白馬鑓ヶ岳)

日本の登山の歷史

2013.5.25~26【新阿溪縱走】眠月線鐵道線探勘。順登松山、萬歲山、小笠原山、對高岳

FbGraph + OmniAuth + Facebook Graph API on Rails application

文章列表

聯絡我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