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y 29 ~ June 4【泰國 素叻他尼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Koh Samui, Khao Sok National Park

圖片
My first trip to Surat Thani Thailand!

Ratchaprapa Dam is located in South Thailand and I highly recommend it as a destination if you are nature-loving traveller and considering traveling in Thailand.
We had wonderful two night stay at Keree Warin Resort which was a raft house accommodation on the lake. This lake is big, as I think it took around 30 minutes of travel by long tail boat to reach our resort.
We spent our time enjoying the breath-takingly beautiful views, swimming and canoeing around the vicinity of the raft house.It's really a great place to relax and have some quiet time in beautiful surrounding.


















[平成26年6月14日~16日]梅雨の合間の大絶景!6月の雪山、涸沢から日本第三位の高峰、標高3,190mの奥穂高岳へ

上高地は、明治時代にイギリス人ウェストンによって世界に紹介された、年間200万人が訪れる日本を代表する山岳景勝地として有名です。本地域は、標高1,500m 付近から3,100m を超える範囲を含んでおり、山地帯~亜高山帯~高山帯までの多様な環境が存在しています。それに対応した多種多様な動植物が生育・生息し、本地域の自然環境を形成しています。

上高地などから穂高連峰に登る手前の中継地点で、標高2300m、涸沢カールとも呼ばれ奥穂高岳、北穂高岳への登山のベース。奥穂高岳と前穂高岳に挟まれた吊り尾根よりU字型にえぐられた圏谷で、夏でも雪渓が残る。紅葉の時期は華やかなテント村の出現など多くの登山者を魅了してやまない。

穂高岳は日本第3位の高峰。奥穂高岳(3190m)を盟主に、北穂高岳や涸沢岳、前穂高岳、西穂高岳など、険しい岩稜が放射状にそびえる3,000メートル級の山々である。

涸沢(からさわ)は、上高地などから穂高連峰に登る手前の中継地点で、カールと呼ばれる、氷河期にできた渓谷です。また、涸沢は、全国に名だたる山岳紅葉の名所で、信州の紅葉の名所の中で最初に色付く場所の一つです。紅葉の見頃は10月上旬頃です。


■今回のコース:

1日目:上高地バスターミナル→横尾→涸沢ヒュッテ(山荘テント泊手続き及びテント設営)(所要時間:7時間半
2日目:涸沢ヒュッテ→穂高岳山荘(白出のコル)→奥穂高岳頂上(3190m)→穂高岳山荘(山荘テント泊手続き及びテント設営)(所要時間:6時間半
3日目:穂高岳山荘→涸沢ヒュッテ→上高地バスターミナル(所要時間:8時間


■コース状況/その他周辺情報:

(横尾~涸沢ヒュッテ)
本谷橋から暫くすると、残雪がありますがアイゼン不要でした。後半雪が出てきますが、アイゼンなしでOK。

(涸沢~穂高岳山荘)
涸沢からは急登りが続きます。早朝は、雪面硬く緊張を強いられた。

(穂高岳山荘~奥穂高岳頂上)
浮き石、はがれそうな石多い。3箇所ほど雪の箇所あり、山荘から見える部分が一番急登でした。アイゼンははいたりとったり。

※10本爪以上の前爪アイゼン、ピッケル必要です。使いこなせる技術。


■山行の概要:

6月14日(曇り小雨)

整個六月都是日本的梅雨季,這週末原本打算去白馬大雪溪,順登白馬三山(註:白馬大雪溪與劍沢雪溪、針ノ木雪溪,並稱為日本的三大雪溪,終年都有雪),但週四晚上查了天氣預報,白馬町的下雨機率頗高,聽聞白馬大雪溪時常會有落石發生,在梅雨季節前往,似乎不太明智,於是又查了松本、岐阜地區週末兩天的天氣,出乎意料竟然是晴天,於是改變計畫,決定到北アルプス規模最大的冰河圈谷「涸沢カール」去玩玩。

打定主意之後,立刻上網預約週五晚上10點半從新宿發車的夜行巴士(さわやか信州号),然後將帳棚、冰爪、冰斧、睡袋、雨具打包好,週五晚上吃完飯,8點多從橫浜搭車到新宿的高速バスターミナル等待搭車,之前來日本旅行時,已經有從青森搭乘夜行列車到北海道札幌的經驗,然而這卻是我第一次在日本搭乘夜行巴士,感覺非常特別!從新宿到上高地距離大約266公里左右,途中巴士會在談合坂SA和八ヶ岳PA這兩處休息區給乘客休息。

週六早上5點20分左右,巴士抵達上高地バスターミナル,可能是在車內睡的太暖和了,一下巴士就被外頭冰冷的風吹的直發抖,此時又下著小雨,實在是冷的令人受不了,於是決定先到上高地食堂去吃早餐。用完早餐,雨勢稍微變小了,早上6點半左右啟程,順著步道往河童橋的方向出發,此時正好是上高地的新綠季節,因此到處可見綠意盎然的景色,雖然景色和兩年前的夏天前來造訪時並無太大不同,但儘管現在已經是6月中旬了,此時的北アルプス山區,仍然尚未正式進入夏山季節,高海拔的山區仍含還有許多未融的積雪。也因為兩年前的夏天已經由岳沢登過奧穗高岳,於是這次決定走不同的路線,由涸沢圈谷登上奧穗高岳。

出發前上網查看了其他日本人的山行記錄,得知涸沢圈谷仍然有非常多未融的積雪,因此這次可是帶足了冬山裝備前來。此行的計畫是從上高地入山,第一天到標高2309m的涸沢圈谷紮營,第二天從涸沢圈谷重裝直上標高2996m的穗高岳山莊,往返奧穗高岳之後,在穗高岳山莊的露營場紮營,第三天再由涸沢下山回到上高地,然後搭乘下午4點15分的末班巴士回新宿,如此一來將三天的時間平均分配,時間也更加餘裕,可以隨心所欲的欣賞高山景色!

早上經過河童橋時,由於時間還很早,橋上並沒有幾個人,也因為早晨的下雨和濃霧,而無法看見遠處的穗高連峰,於是繼續沿著梓川的左岸往明神前進,新綠季節的上高地健行步道,隨處可見色彩鮮豔的花草植物爭奇鬥艷。早上7點半左右經過「明神館」,因為時間還很早,於是我決定先到明神橋那邊去看一看,沿著穗高神社奧宮參道的方向往裡面走,大約15分之後就可以看見明神橋,過橋之後繼續走沒多久,便會看見嘉門次小屋(這裡的名物是岩魚定食),門口附近有上条嘉門次的雕像(註:上条嘉門次是明治時期,帶領英國傳教士Walter Weston首次登上明神岳的日本登山嚮導),而後面就是穗高神社奧宮,明神池的入口也在這邊,但看見進入參拜要收錢,我就直接回頭了。

回到明神館後,繼續往德沢的方向走,早上9點左右,經過德沢冰壁之宿,決定在此休息片刻,於是進去點了一杯熱拿鐵和牛奶冰淇淋解渴,大約休息20分鐘之後,揹起背包繼續往橫尾的方向前進,途中會經過一座新村橋,從新村橋進去,也可以循著全景新道(パノラマコース),經由奥又白谷出合、屏風のコル,到達涸沢圈谷,日本山友告訴我說,這個路線秋天來走非常非常的漂亮,可以看見整個涸沢圈谷盛開著紅葉,堪稱日本第一紅葉絕景!

拍了幾張照片之後,繼續往橫尾走去,途中看見好幾隻野生猿猴在路上玩耍,牠們還會毫不怕人的從你身邊悠閒走過。上午10點半左右抵達橫尾,目前橫尾山莊正在改建所以沒有營業。從橫尾這裡,經過橫尾大橋,可以從橫尾本谷的方向前往涸沢,或者也可以沿著槍沢登山路線前往「槍ヶ岳」。在橫尾上完廁所後,經過橫尾大橋,正式進入登山道,途中可看見落差1500m,非常壯觀的屏風岩,深灰色的顏面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岩面上仍然還有未融的残雪。上午11點40分,經過「本谷橋」,從這裡到涸沢尚有2.4公里,橋底下是清澈見底的溪流,而這些溪水的來源,正是穗高連峰山域的融雪。愈往上走,步道上的殘雪情況愈多,上午12點半左右,登山路徑離開了樹林步道,開始進入覆著白雪的圈谷下部,在此穿上我的10爪冰爪,愈往圈谷上部走,積雪就愈多,6月還能見到如此的雪景,真的是令人感到興奮啊!行進中,可以看見不遠處的屏風岩和屏風の頭,以及遠處的常念山脈。

涸沢圈谷這邊有兩棟山屋,分別是「涸沢ヒュッテ」和「涸沢小屋」,兩個山屋都有露營場地可使用。下午2點左右,抵達「涸沢ヒュッテ」,在入口前卸下冰爪後,沿著石階走到觀景台坐席區稍作休息,然後到山屋的受付處登記今天的露營場使用事宜(這個季節的露營場使用費,一個晚上要1000日圓)。登記完露營場地的使用後,先到觀景坐席去欣賞覆著残雪的穗高岳美景,一邊觀察一邊揣摩明天要攀登而上的路線。這時旁邊正好有一位日本大叔,於是向他請教了攀登穗高岳的路線,他告訴我夏季的登山者一般都是沿著ザイテングラード支尾根,登上建於「白出のコル」的穗高岳山莊,但是雪季的話,一般都會沿著眼前可以看見的雪壁,直登穗高岳山莊。下午3點,天還很亮但沒事可做,於是到露營場去準備紮營,此時已經有十幾頂帳棚在這邊搭好了,搭好帳棚之後,到山屋去取水準備弄晚餐吃,晚餐只吃了泡麵、一些餅乾和一杯紅茶,晚上8點左右熄燈睡覺。凌晨2、3點左右,忽然被外頭的強風給吵醒,看著帳棚被強風吹的像是要被連根拔起的樣子,心裡擔心了一下,但沒多久又再次進入睡夢中。

6月15日(晴れ)

第二天早晨5點左右醒來,帳棚外面天色已亮,但可惜從涸沢圈谷看不到日出,早餐吃了沖泡飯和一杯咖啡,吃完早餐後將裝備整理好、收拾帳棚,將幕營許可証投入露營場附近的箱子裡歸還,接著請旁邊的日本人幫我在露營場拍張照留念,然後準備出發攀登奧穗高岳。原本打算等其他日本人出發之後,再跟著後面前進,當我還在收拾整理帳棚的時候,就已經看見有幾位山友往北穗高岳的方向走去,之後又看見另一支隊伍沿著冰壁,朝著前穗高岳北尾根5・6のコル的方向行進,但就是等不到往奧穗高岳方向出發的山友,等了5分鐘之後,決定不等了,早上6點半左右,穿上冰爪自己出發上路。

現在這個季節,從涸沢ヒュッテ前往穗高岳山莊的路線,主要是沿著ザイテングラード支尾根左側的雪壁直登,剛開始的坡度大約在30度左右,行走還不算困難,但愈往上走坡度漸漸變陡峭,圈谷上部的坡度大約在50~60度左右,加上一早太陽照射之後,部分雪面開始結冰,有時需要尋找較為鬆軟的雪面作為行進路線,加上揹著重裝,這時開始需要用到冰斧來輔助攀登,在傾斜50、60度的雪壁滑落,滑落時所產生的加速度,如果沒有冰斧,要停止滑落是非常困難的,所幸行進途中並沒有發生任何意外。雪季登山,最大的危險就是滑落,事實上,今年日本的黃金週連假期間(4/26~5/6),就發生了16起山岳遭難事故,總計19人死亡,而其中有7起事故發生在北アルプス山區,總計10人死亡,主要的遭難發生原因是滑落,遭難者主要是中老年人居多。在我下山後的隔兩週,又發生了男女2人在北アルプス北穂高岳滑落死亡的遭難事故。

関連ニュース

大型連休中の山で遭難相次ぐ、19人死亡(4/26~5/6)
http://www.rescuenow.net/2014/05/752.html

姫路の男性が滑落死 北アルプス涸沢岳
http://sankei.jp.msn.com/affairs/news/140323/dst14032316510009-n1.htm

北アで200メートル滑落、女性死亡 夫と下山中
http://sankei.jp.msn.com/affairs/news/140428/dst14042822090014-n1.htm

滑落の男性発見、心肺停止 北アルプス涸沢岳
http://sankei.jp.msn.com/affairs/news/140323/dst14032312060006-n1.htm

北アルプス北穂高岳で男女2人死亡 斜面を滑落か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G6V32JQG6VUOOB002.html

日本的天氣預報訊息相當可靠,這次總算沒有白來,今天的天氣好的不得了,抬頭便可以看見湛藍的天空和覆著殘雪的奧穗高岳、北穗高岳及涸沢岳,行進當中,左手邊還可以看見雄偉壯觀的前穗高岳,以及前穗高岳北尾根的2~8峰,以及連接著奧穗高岳和前穗高岳的吊尾根,而轉身則可以看到屏風岩和遠處的常念山脈。走沒多久,正回頭欣賞圈谷下方的景色時,看見開始有一些山友從後方慢慢跟上。

花了3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在雪壁攀登了約5、6百公尺的垂直落差,於早上10點左右,抵達建於「白出のコル」,標高2996m的穗高岳山莊。抵達山莊後,首先卸下揹包,到山莊去買一瓶冰涼的可樂,然後點了一杯熱牛奶喝,意外的是,這次來的時候,看見穗高岳山莊裡面竟然有免費的Wi-Fi可以使用,在山莊裡面休息30分鐘之後,背起背包繼續往奧穗高岳頂上出發!出發沒多久遇到一位已經下山的日本人,向他詢問山上的積雪狀況,得知有三處地方仍有大片積雪,所以必須攜帶冰爪,而在沒有積雪的登山道,全都是岩石,因此冰爪必須反覆穿脫好幾次。

中午12點左右,抵達奧穗高岳頂上,登頂時的天氣很好,可以清楚看見北アルプス槍穗高縱走的主稜線,以及被稱作奧穗高岳前衛峰的「ジャンダルム」。這是我第二次登上日本第三高峰,標高3190m的奧穗高岳,但是這次上來和上一次上來的感覺和心情,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在山頂請另一位同時登頂的日本中年大叔幫我拍照留念,然後休息15分鐘左右,接著原路走下山,下午1點左右回到穗高岳山莊。原本心想時間還很早,打算直接下去涸沢露營場再紮營住一晚,但心想如此一來,明天太早下山回到上高地,也是得等到下午才有巴士可搭,中間的時間實在不知道要幹嘛。

再者雖然兩年前已經在穗高岳山莊住宿過,但是還沒有在這裡紮營過,於是最後決定今天就在穗高岳山莊紮營過夜吧!穗高岳山莊的露營場使用費一樣是一個晚上1000日圓。露營場位在山屋往涸沢岳方向的石階上方,本來想在較為空曠的直升機降落平台旁紮營,但考慮到四周沒有遮蔽,一想到昨夜在涸沢圈谷紮營碰到的強風,這邊是稜線,晚上若遇到強風可能不太妙,最後還是選擇在直升機平台下方,一處較為狹窄的空地紮營,至少這裡比較避風。擔心夜裡刮起強風,還特地搬了幾塊大石頭,將帳棚給牢牢固定住,這才終於放心。

搭好帳棚後,下午5點左右,到山莊裡面去點了一人份了熱茶喝,然後詢問櫃檯能不能預約明早的便當,但櫃檯的人員告知現在沒有提供便當,只有提供白飯,一份200日圓,但只有白飯沒有菜還真的是吃不下去,只好作罷,幸好背包裡還有兩包泡麵,剛好可以當做今天的晚餐和明天的早餐。晚上7點左右,吃了泡麵當晚餐,然後在三千公尺的稜線上安穩入睡!

6月16日(晴れ)

第三天早晨5點左右自然醒來,睜開眼睛時,帳棚外面太陽早已從常念山脈的方向昇起,昨天夜裡下了一點雨,早上走出帳棚一看,帳棚的外帳已覆上薄薄的一層霜,但在早晨陽光的照射下,沒多久很快就融掉了。走上直升機坪去,可以看見另外一頭,山頂仍然覆著百雪的北アルプス名峰「笠ヶ岳」,以及「ジャンダルム」。欣賞完早晨的山岳美景,回到帳棚煮熱水準備吃早餐,早餐仍然只吃了一包泡麵。

用完早餐,打包收拾完帳棚和背包,將幕營許可証拿到山莊的櫃檯放,早上七點出頭啟程出發,沿著昨天上來的原路線,往下走回到涸沢圈谷,從傾斜50~60度的冰壁走上來很吃力,但是走下去更是刺激,要是沒踩穩,隨時都會滑落。因為懶得戰戰兢兢的一步步慢慢走下去,所以決定直接躺在冰壁上用滑的下山,正好可以體驗一下滑落是什麼感覺,也可以趁這個機會練習一下用冰斧停止滑落的技巧。

早上8點出頭,無事下山回到涸沢ヒュッテ,今天早上的露營場沒有幾頂帳棚,經過山屋後,繼續走下山,從這裡開始已經不需要用到冰斧了,於是將冰斧收起來,慢慢散步走下山,途中看見一位腳穿滑雪板的人,從旁邊輕鬆地滑下山,沒多久他停在下方的一處空地,似乎是在卸下滑雪裝備,待我經過他旁邊時,一看竟然是一位歐吉桑,這時歐吉桑問我是不是要下山回到上高地,並問我要不要一起由全景新道(パノラマコース)回到上高地,我問他走這個路線回到上高地要多久,他說大約需要6個小時,算了一下時間,好像有點趕,於是告訴他我必須趕上下午4點從上高地バスターミナル發車的巴士回新宿,走這個路線有點勉強,於是他說那麼一起從橫尾回到上高地吧。

第一次在山上遇到日本人找我一起同行,覺得挺有趣的,於是就跟歐吉桑一起慢慢走下山,一路上用不太流利的日文,和這位熱情幽默的歐吉桑閒聊很多事,歐吉桑名叫小谷,現年69歲,住在關西奈良,有一個兒子和女兒,這次他是從關西自己開車來這邊滑雪。小谷先生是退休的老師,以前是在學校教工程學,也有自己經營建築公司,同時還是個專業的滑雪教練,小谷先生爬過很多日本的山,連比較危險的「劍岳」和「ジャンダルム」他都爬過了,也去爬過北美的最高峰,但我問他有沒有走過哪些 バリエーションルート,他說他還沒走過。一路上小谷先生還跟我介紹了許多日本的山岳以及日本的登山歷史,也問了我一些在台灣爬山的事情,我跟小谷先生說,這週我本來是要去白馬大雪溪的,但因為天氣的關係,後來才改到涸沢這邊來玩,小谷先生說他雪季的時候,幾乎每週都會去白馬大雪溪滑雪(OS:哇~好酷),另外小谷先生還說他8月要去中央アルプス登山。而當我跟他談到一些日本的登山路線時,他說我是他第一個碰到,比日本人還了解日本山岳的外國人(笑)。

早上11點20分左右,我們下山抵達橫尾,小谷先生說差不多該吃午餐了,於是從他背包拿出兩包沖泡飯,並拿了一包請我吃,我們挑了一處涼爽的地方,坐在路旁的石頭上吃起沖泡飯,歐吉桑說他今天下山後要先去平湯溫泉泡湯、吃點東西、喝點酒、然後去按摩一下,再開車回關西,他問我下山後要不要一起去平湯溫泉泡湯,我告訴他可惜我要回去新宿的巴士車票已經買好了,最後小谷先生留了他的手機號碼給我,也向我要了手機號碼。

吃完午餐後,繼續往上高地バスターミナル的方向走,途中小谷先生指著遠處的明神岳,告訴我說:「那一座山,幾乎是誰也不會去的,靠著ザイル的話,你覺得你有辦法靠自己爬上去嗎?」,我跟他說:「不曉得,爬過了才會知道(笑)」,然後他又說:「那座山的山頂住著神哦!」。往河童橋前進的途中,又再次看見好幾隻猿猴,經過德澤時,我們遇到另一位揹著滑雪板的年輕人,小谷先生上前和他攀談,得知這位年輕人也是昨天到涸沢去滑雪的,他昨天住在涸沢小屋,所以我們沒有在山上碰到,最後三人一起散步走回上高地,年輕人叫上,住在鎌倉,在東京工作,也是位登山和滑雪的愛好者。下午3點左右,我們抵達上高地河童橋,和小谷先生、上先生在河童橋拍照留念,之後小谷先生先行搭車到平湯駐車場,我和上先生則是一起搭乘4點15分的巴士回新宿。


2014 GW Karasawa Timelapse(涸沢ヒュッテ、涸沢岳、奥穂高岳):http://youtu.be/VEgONIE8lDw

涸沢の紅葉 2013年 屏風ノ耳から槍・穂高大展望:http://youtu.be/SJr73v8EPFo


■附註:

上高地(Kamikochi)位於長野縣西部的中部山岳國立公園內,是飛騨山脈南部山谷間、一個標高1500公尺的小平原,範圍大概從大正池延伸到橫尾(長10公里、寬1公里),其周圍被三千公尺級的穗高連峰及燒岳、霞沢岳等名峰所環抱,其間又有清流梓川的貫穿,實為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同時這裡也是日本夏季最棒的避暑勝地。

上高地早期只是「飛騨山脈」的登山基地,其起源於1828年,據說有個名號為播隆上人的僧侶,他是最早由上高地成功登上「槍ヶ岳」的人,當時是為了山嶽信仰而開山,除了在山上安置佛像外,播隆上人還行文記錄其如何兩次挑戰槍ヶ岳的過程。

明治以前,上高地作為信州松本藩林場,出入的只有砍伐木材的樵夫,梓川沿岸約有14間的山小屋,供採伐工人休憩。明治之後因為開放松本至徳本峠間的牛、馬放牧,上高地逐漸以牧場經營有了初步的開發,其中小梨平、明神、徳沢是三大據點。到了明治時期,為了發展近代化,明治政府聘雇了許多外國工程師。其中,英國冶金工程師「William Gowland」於1877年7月也登上了「槍ヶ岳」,之後在雜誌中報載了該登山記錄,並使用了“Japan Alps”名稱的敘述,這也就成為了現在“日本阿爾卑斯山脈”一詞的由來。

之後,1891年英國傳教士Walter Weston(1861年~1940年) 也完成攀登穗高連峰的壯舉,然後於1896年在歐洲發表「Mountaineering and exploration in the Japanese Alps(日本阿爾卑斯之登山探險)」一書廣為宣傳,使得上高地成為世界知名、日本代表性的山岳勝景地。而後日本早期的登山家「小島烏水」再將其細分、重編;把飛騨山脈稱為「北阿爾卑斯」、木曽山脈為「中央阿爾卑斯」、赤石山脈為「南阿爾卑斯」。






























































































































































































































































































































熱門文章

[轉載]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全文)

2012 アルプスの夏:飛騨・北阿爾卑斯山脈南部の焼岳/槍・穂高連峰/表銀座単独縦走記錄。Day1、Day2 台北~富山~高山~上高地~小梨平露營場~焼岳北峰

日本の登山の歷史

2018 May 5~6【宜蘭】南方澳漁港~豆腐岬~朝陽國家步道~南澳觀音海岸~礁溪福哥石窯雞

September, 2012 白姑大山二天一夜~其實沒那麼累,只是路途遙遠

2017, Oct 29【桃園大溪】週末輕鬆走~打鐵寮古道&白石山

[平成26年7月12日~13日]夏雲湧く北アルプスへ!白馬大雪渓から白馬三山テント泊縦走と鑓温泉~お花畑と雲上の温泉が待ってます!(白馬岳、杓子岳、白馬鑓ヶ岳)

文章列表

聯絡我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